王贏和張超兩個人這再這邊胡思亂想呢,瓦努奈坐在中間開口了“刀口,王贏,你們兩個怎么看待這個事情?”瓦努奈這一問,張超和王贏都看向了瓦努奈,倆人壓根就不知道他們剛剛說啥了,但是這種時候了,不開口也不行啊,誰知道瓦努奈能問過來。

“我覺得諸位將軍說的極其有道理,我想說的,諸位也已經全都說過了,我覺得我們還是要盡力的做好一切防御準備,防止杜氏派系的突然襲擊!”張超從邊上隨口應付了一句,瓦努奈點了點頭,這會兒就把目光看向了王贏。

王贏抬頭,想也沒想,直接開口“為什么只能等著他打咱們,咱們不能提前打他呢?反正這一架總是要打的啊,本來勢力上面就處于劣勢,還讓他們動先手,那不更吃虧嗎?要我說,干脆找個機會先動手得了!也沒什么了不起的?!?/p>

“說的到簡單,你帶兵打過仗嗎?你以為帶兵打仗是帶隊打架嗎?有那么簡單嗎?更何況,現在的形勢,牽一發而動全身,我們是能拖得起的,如果能拖,我們還是要拖的,拖得時間越久,形式才會對我們越有利!”

“真是一派胡言,打仗是兒戲嗎?你以為是小混混打架嗎?動動嘴就行了?”雖然褚冬,趙寒,維龍幾個人都沒有開口,但是他們手下的這些師長們,可是全都發了話了,幾乎統一的都在指責王贏,王贏一看這情況,他突然之間想到了來的時候南天機讓他少說話的原因了,王贏這會兒隨即趕忙抬手示意“好好好,你們當我沒說啊,諸位大哥,你們繼續聊你們的,我不吭聲了,行不行?你們都厲害!都是帶兵打仗的能手,我就會帶隊打架,帶隊吵架,不過你們要是誰真的厲害的話,就把自己那個師拉出來和我練練,別管打架還是吵架,或者打仗,反正最后就是生死有命的那種?!蓖踮A說的很無所謂,他一直也不是什么吃虧的性格,這要是南天機,這群人說幾句,訓斥幾句,南天機肯定就算了,但是王贏可不管他那么多,他是誰都不慣著,這簡單的幾句話,瞬間就把整個會場給點炸了鍋,這一刻,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在面前的軍事沙盤上了,反而所有人都開始指責王贏了!都覺得這小子太無法無天了!

“王贏!你要是這么說的話,我就滿足你!”“不用你,我來就行!”“好,王贏,這是你說的,生死有命!”“對,沒錯!咱們練練!幾位不用來,我和他過過招就行!”“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我現在真想把你扔到湖里喂鯊魚!”“真的是很久沒有見過如此狂妄的人了,就算是當初縵鷹的蘇慈,也不敢如此的大放厥詞吧!”“這個滾蛋!”這邊大半兒的人都有點群情激奮,一個一個的都要表態,王贏看著他們這個狀態,從邊上微微一笑“哎呀,別著急,一個一個來嘛,不行的話抽簽排序!”

王贏這一番話,把張超直接就給逗笑了,張超在邊上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主兒“我覺得這個事情可行,帶不帶加磅的?我壓諸位師長一定勝!”張超說的明顯的也是反話,這一下,會場更加的亂套了,這些人你一句話我一句話的,還有脾氣暴的,看起來馬上就要動手的樣子,但是維龍,褚冬,趙寒這幾個人,還是都沒有吭聲的,瓦努奈坐在原地,觀察著面前的所有人,最后還是敏摩爾從邊上開口了“都要造反嗎?還有沒有紀律了?這是要干嘛?嗯?當我們不存在?”

敏摩爾這一番話,在場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王贏靠在邊上,一臉的無所謂,撇了撇嘴,看著周邊充滿敵意與鄙視的眼神,他搖頭晃腦的,還有些得瑟,似乎再向所有人表態,你們能奈我何?邊上的張超看著這一切,心里面這個出氣,暗道“早就應該讓這個犢子來開會,南天機那個老狐貍,抗著個王八殼子太能忍了!”

看著雙方也是爭執的差不多了,瓦努奈這會兒從邊上抬手示意“我和敏摩爾,覺得王贏說的有道理!”這一句話,說的在場的所有人,都傻眼了,這點人一邊看著瓦努奈,一邊又看著王贏,很快,瓦努奈繼續道“我們必須先下手為強,若是能再第一時間內,吞掉他們一個兵團,那整個戰場的形勢,才會對我們更加有利!”說到這,瓦努奈喝了一口水“這也是今天突然之間把大家都叫過來的主要原因,我們得提前下手,好了,大家都休息休息,按照這個思路,一會兒回來繼續商討!”瓦努奈說完,起身離開,敏摩爾從后面也跟上去了,剩下的所有人,這會兒也都開始議論紛紛,不少人的目光還是看向王贏,十分的不友善,王贏冷笑了一聲,自己雙手插兜,哼唧著小曲兒,轉身也離開了房間,外面的景色還是真的挺美的,他自己走到了側面的一處小涼亭,隨手掏出來一支煙,給自己點著了,他一邊吸著煙,一邊觀察著這個會所周邊的一切,這地方看起來毫無異常,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地方暗藏玄機,戒備森嚴。

王贏瞇著眼,仔細的觀察著周邊的一切,一邊觀察,一邊又在思索,龍船花軍團的軍團長做什么去了,包括軍團長下屬的三個師長,都沒有露面,這路數明顯的不對啊,他這邊正在琢磨呢,突然之間,王贏就站直了身體,抬頭看向了遠處,慢慢的,他皺起來了眉頭,想著今天的一切的一切,不對勁兒啊,真是不對勁兒……

就在離著主會場不遠的位置,有一個單獨的古香古色的小房間,瓦努奈和敏摩爾兩個人正在這里休息,瓦努奈的聲音不大,透漏著一臉的無奈“說實話,我真的沒想到,這一桌子的人,居然唯一一個真正提出來要提前動手的人,居然會是這個小子?!?/p>

“他不了解杜氏派系的真正實力,同樣的,也是最主要的,他一點都不忌憚杜氏派系,盡管他再杜氏派系面前什么都不是,但是他依舊不把杜氏派系放在眼里,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也不是科班出身,說白了,他是屬于半路出家,和別人墨守成規的想法也不一樣,但是半路出家的人多了,能到達他這個地步的,也真的是寥寥無幾,這小子如果真的能為我們所用的話,我覺得他一個師,絕對能抗住楠汐一個軍團?!泵裟枬M臉的可惜與惜才“可是啊,任何事情有利就有弊,他不把杜氏派系放在眼里,同樣的,他也不把我們放在心上,這個人有點太特立獨行了,實在沒有辦法掌控?!?/p>   Mc更“新u、最D快上s酷匠網+0

瓦努奈低著頭,從邊上沉默了許久“真是太可惜了,通知大家,接著開會吧!”瓦努奈說完,敏摩爾點了點頭,隨即這兩個人轉身出了房間,他們再次進入會場的時候,所有人,也全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瓦努奈坐下的這一刻,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開始的時候他還沒有當回事,但是瞬間,他就把目光看向了角落處的那個位置,顯然這會兒,敏摩爾也發現了,兩個人對視了一眼,敏摩爾跟著開口“王贏呢?”

他這一問,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吭聲,一多半兒的人眼神當中充滿不屑,另外一少半兒充斥著好奇,張超也看了眼王贏,隨即皺起來了眉頭,倒是褚冬從邊上開口了“剛剛我還看見他再門口的涼亭里面抽煙,要不要差人出去叫他一下?”

“叫什么叫啊,沒有他更好!”“我覺得也是,這種人終究是上不了臺面的”“行了,行了,都別瞎說了,你們誰出去找他一下!”“怎么著,這么大的腕兒,還得有人親自去找他???愛來不來唄!”“真是的,一點規矩都沒有!真不知道這種人是怎么活到現在的!”在場的大多數人,對于王贏以及張超的成見,都是骨子里面的,看著他們這一句話,那一句話的,瓦努奈明顯的有些生氣了,張超和他們在一起呆著也別扭,這會兒,他從邊上起身“我去看看吧!”他沖著瓦努奈雙手抱拳。

其實說實話,瓦努奈對于張超,還是挺欣賞的,欣賞的主要原因,那就是張超足夠聽話,審時度勢,察言觀色的本事也不錯,看著張超出去找王贏了,剩下的人坐在一起,由敏摩爾主持,又開始召開會議了,這下半場的會議,很明顯,那就是要先發制人,但是問題就是在于怎么個打法,先集合力量去打誰!張超和王贏這兩個人都不在了,剩下的人交流起來,那也是真正的暢所欲言,會場的氣氛都舒適了不少。

張超出了會場,換上鞋子,抬頭觀察著四周圍,隨即他轉身奔著那邊的那個涼亭就過去了,剛剛王贏就在這里抽煙來著,張超從這里轉悠了一圈兒,并沒有發現王贏的身影,他有些好奇,這王贏跑到哪兒去了呢,他轉頭環視了周圍一圈兒,奔著側面又過去了,這后院的整體面積其實不大,如果一個人轉一圈的話,也就是十來分鐘的時間,雖然假山假水,樹木繁多,但是幾乎都可以一眼望穿,有沒有人,很容易輕易的發現,張超在后院轉了一圈兒之后,轉身又進入了前院兒,再前院這幾個房間,挨個轉了一圈兒之后,他突然之間就停了下來了,他瞇著眼,仔細的思索著這一切的一切,片刻之后,張超下意識的開口“這小子不會跑了吧?”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純銀耳墜說:   注意注意今天的更新一起發啦晚上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