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這……這也太強大了!”

“一招就秒殺了趙雪峰,這下子她與姜云一戰,恐怕也可以輕松獲勝吧!”

“這種音波攻擊,肉體的防御幾乎都可以無視,姜云有難了?!?/p>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任天行宣布了下一場比賽。

“總決賽第四輪,第二十二場,王繼忠對戰司馬械?!?/p>

接連的幾場比賽,都是屬于重頭戲,也是受到了眾人的期待。

這一場比賽,則是由來自于聯盟武府的妖孽天才,對戰傀儡宗親傳弟子。

當然,眾人期待的并非是王繼忠,而是司馬械。

因為,這一次他們又再一次可以看到,司馬械那尊詭異的大漢傀儡。

誰人都不知道,這具傀儡究竟擁有著什么樣的實力。

而對于林云、夜琴、劍自在、朽木豪以及魏申末五人來說,這也是了解他們對手的一個絕佳機會。

畢竟,每一個人都知道,傀儡宗的弟子都擁有著兩尊傀儡,但是由始至終,司馬械都只出動了一只傀儡。

他們很想知道,王繼忠究竟能不能逼出,司馬械的第二具傀儡來。

休息區域的王繼忠也是滿臉愁容,他知道他自己必不可能贏下司馬械,但是這關乎到了聯盟武府的尊嚴。

他作為聯盟武府最強一列的二人之一,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連擂臺都未曾踏上,就主動認輸。

而在擂臺上,司馬械早已經在上面恭候多時,他依舊只是拿出了,他那一具身材高大的男性傀儡,一臉笑意地看著擂臺下的王繼忠。

王繼忠眉頭一皺,雙足一踏,瞬間便來到了擂臺上。

王繼忠舉起了蓄力神刀,指著司馬械,冷聲說道:“只準備拿出一具傀儡來對付我嘛?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聽到了王繼忠的話,司馬械咧嘴一笑,輕蔑的笑道:“對付你只需要一具傀儡就夠了,來自于聯盟武府的小子,不要太高看你自己了?!?/p>

“比賽開始!”

任天行見狀,也是直接宣布了比賽開始。

王繼忠沒有絲毫的猶豫,也不再言語,將大量的仙氣,注入到了手中的蓄力神刀中。

緊接著,王繼忠雙手緊握蓄力神刀,一刀斬向了虛空。

倏忽間,一道烈焰刀氣便突破了音障,在狂風的加持下,直接朝著司馬械卷席而去。

不過,這道烈焰刀氣速度雖快,但是依舊被司馬械輕而易舉地躲過了。

王繼忠當機立斷,在釋放出烈焰刀氣的一瞬間,已經開始施展「蓄力膨脹」。

然而,司馬械根本不給王繼忠任何的機會,其右手的五指微微一動,站在其面前的人型傀儡,竟然突破了五倍音速,直接朝著王繼忠襲去。

這一幕令在場的眾人愕然,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具人型傀儡的速度,竟然能夠達到五倍音速。

“怎么可能這么快!”

即便是王繼忠,也是目瞪口呆,有些難以置信,這具人型傀儡的速度,絲毫不比體宗的核心弟子差,甚至還要更快。

下一秒鐘,這具人型傀儡已經到了王繼忠的面前,凝聚著仙氣的一掌,準確無誤地轟在了王繼忠的胸口上。

頓時間,王繼忠便倒吐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而在王繼忠的身軀剛剛落地時,這具人型傀儡的身影驟然間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距離王繼忠不足三米距離。

一把散發著冷淡寒光,品質達到了圣階的長劍,憑空出現在這具人形傀儡的右手上。

劍芒凌冽,一劍便直接了當的刺向了王繼忠的咽喉。

在這一刻,王繼忠絲毫反應不過來,唯有瞪大了眼睛。

驟然間,擂臺上有一道身影,如同瞬間移動般,眨眼間便擋在了王繼忠的面前,而他的右手,正好地握住了這具人型傀儡粗壯的手腕。

而這把長劍,正好距離王繼忠的咽喉,只有不到三寸。

“司馬械,只是比斗罷了,何需用毒劍?”此人正是任天行,他緊皺著眉頭,有些不滿地看著司馬械。

以他武尊的境界,輕而易舉地看穿了這把劍蘊含著劇毒,即便是八級武皇巔峰的王繼忠,被刺中咽喉,恐怕不到幾秒鐘就會斃命。

司馬械聳了聳肩膀,輕笑道:“任宗主,我只不過是想給這個聯盟武府的小子上一課罷了?!?/p>

任天行宣布道:“司馬械勝出?!?/p>

司馬械撇了一眼,那躺在任天行身后的王繼忠,冷笑一聲,右手輕輕一揮,這具人型傀儡便回到了他的身邊,而后他便轉身離開了擂臺。

角斗場上的觀眾們,都不禁嘩然一片,驚呼了起來。

“這也太強了吧!怎么說王繼忠,也是擊敗了幾個親傳弟子的,他竟然就這么被擊敗了!”

“今年的司馬械,比十年前更強了!他那具人形傀儡,恐怕已經超越了他自身的境界,這僅僅不到十秒鐘,王繼忠便敗下陣來了?!?/p>

“你們剛剛有沒有聽任宗主說的,這具人形傀儡的圣階寶劍,是蘊含著劇毒的。如果不是剛剛任宗主出手,恐怕王繼忠已經死了!”

在議論聲中,也有些人嚇出了一身冷汗。

畢竟,如果不出意外,司馬械應該是有兩具傀儡的。

而如今一只傀儡,便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他們很難想象,另外一只傀儡,究竟會有多么的強大。

“有意思?!蔽荷昴┮彩菨M臉笑意,那是遇到強悍對手時的笑意。

他原本以為今年,就他這么一匹黑馬,冠軍也會從他和劍自在、朽木豪三人之間決出,而如今看來,司馬械也是成為了奪冠的熱門之一。

他們都知道,以司馬械的實力以及城府,不可能一開始,就將最強的傀儡拿出來作戰。

而他既然拿出了這具人型的大漢傀儡,這也就意味著,他還未曾出手的傀儡,必定是要比這一只還要更強。

  D+更eP新^e最快R$上$酷匠網{,0

至于究竟有多強,恐怕唯有司馬械自己知道了。

接下來的一場比賽,則是由體宗親傳弟子任我行,對戰神劍宗首席核心弟子劍言。

原本所有人都認為,這將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比賽,然而,令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場比賽并未持續多久,便結束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