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位護道者臉當時就陰翳起來,恩賜泥煤??!

“你在找死!”護道者氣機釋放,真正的界主之力宛若江洪一般狂涌起來,瘋狂朝著楚巖拍來,似乎想要將楚巖徹底鎮壓一般。

但幾乎同時,楚巖氣機一樣釋放,一股更加可怕的無形之力在他周身轉化成劍罡一般,直接將護道者的力量壓了下去。

在界主一境里,楚巖自認現在能和他抗衡的人不多,新皇庭的天閑算是一位,再就是護道者后來復蘇的幾位頂級界主。

但眼前這一位很顯然并不在內,恐怖的劍罡在空氣中發出嘖嘖聲響。

那護道者感受到楚巖的力量后臉色微變,其余人或許感應不出什么,只知道兩人的力量都非??膳麦@人,但他承受著楚巖的劍罡自然明白,楚巖比他要強出很多。

想到這他的臉色更加陰沉,心里將那老龜祖宗上下不知罵了多少遍,但他現在自知不敵,也不戀戰,一劍斬出,當即揚起無數塵土,順勢轉身便欲要逃走。

“往哪走,恩賜還沒還我呢!”楚巖冷哼聲,邪劍在手,順勢追殺出去。

“砰!”兩道劍芒在虛空碰撞,那名護道者明顯不敵,退后一步,冷冷的看向楚巖道:“混蛋!你不能殺我,你若殺我,除穢大人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什么除穢除塵的,拿了我的東西,不給我,就要死!”楚巖冷哼,界王?界王確實很強,但他是誰?他可是楚巖,從來不受人威脅!

“斬!”楚巖低喝聲,制裁之劍迅速誕生,隨即邪劍一轉,一道道神圣之劍仿佛從云霄之外降臨。

“不!”那護道者瞳孔皺縮,拼命欲要抵抗,可惜還是遲了,他和楚巖的差距很大,這一劍直接將他的神劍折斷,在他胸前擊出一個對穿。

“轟隆??!”

天地劇烈的搖晃一下。

界主隕落!

哪怕是在這神跡里,仍然產生龐大的波動,地動山搖。

營地當中,所有人都驚住了,包括岳林與羅茜也一樣,哪怕他們心中對楚巖身份是有所猜測的,可當見到楚巖一劍斬殺一位界主時仍然感覺十分的不真實。

斬殺這一位護道者,楚巖沒廢話,手一伸,將那護道者的空間戒指收納,神念掃視一翻,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這護道者……很富有嗎。

等到他將護道者收起后,這才轉身看向旁邊的老龜和巨蟒。

只見此刻老龜都嚇尿了,巨蟒起碼還有一點心里準備,可他沒有啊……

他一直都將楚巖當做印記奴隸用的。

楚巖笑瞇瞇的看向兩者:“現在來聊聊我們之間的事?”

結果,楚巖的話音剛落,便聽噗通一聲,老龜直接跪在地上,一臉恐懼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是小的有眼無珠,冒犯了大人,吾等修行至今真的不容易,望大人手下留情啊?!?/p>

老龜說的沒錯,他們只是這神跡里的道源修煉得道,還沒有實體,真的很難,否則也不會為護道者效力。

“行了,暫時留著你們還有用,先起來吧?!背r講道,那老龜和巨蟒這才同時松了口氣。

“咚咚咚!”

正這時,遠處突然又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鏗鏘有力,導致整個營地都在搖晃。

然后……沒過多一會,諸人便見不遠處的沼澤地里有一群身上燃燒白色火焰的虎豹妖獸鉆了出來。

  酷匠{網Q正`|版SQ首H◇發-0%

這虎豹妖獸也是神帝,算是這一區域四位神帝級妖獸之一,之前護道者就召喚他了,只是他距離比較遠,現在方才趕來。

結果這虎豹妖獸剛來就看見老龜和巨蟒在營地處,當然他也看見楚巖了,只是這一次他微微頷首,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沒過多一會,虎豹妖獸就來到營地,沖老龜和巨蟒發出一陣低吼聲:“吼!喵喵喵!”

“他說啥?”楚巖無語的沖上蒼巨獸問道。

“他說不好意思,他來晚了,護道尊者呢,還有,你們可算來了,這營地里有一個無恥的人,之前沒少欺負他,讓巨蟒和老龜給他報仇?!?/p>

楚巖愣了下,就特么三個喵喵喵,翻譯過來這么長的嗎?

巨蟒和老龜聽見虎豹妖獸的話都迷了,面面相覷,沒吭聲。

虎豹妖獸繼續沖兩人吼道:護道尊者還沒來嗎?那我再等等。

然后,只見這虎豹妖獸昂首挺胸的走到楚巖跟前,沖著楚巖一陣喵喵喵……

“他說他現在不怕你了……他跟腳的老大來了,人家可是界主,讓你現在趕緊向他道歉,一會他說不定還能幫你美言幾句?!?/p>

楚巖都氣笑了,旋即伸手沖旁邊一指:“你那跟腳老大是他不?”

虎豹妖獸朝旁邊瞟了一眼,一下愣住了,旋即喉嚨滾動一下,再看向楚巖咧嘴笑了笑:“打擾了!告辭!”

對,說的是人話。

說完虎豹妖獸轉身就要走。

“砰!”楚巖一拳打過去,將虎豹妖獸按到在地上,沒好氣道:“跟誰倆呢在這?能說人話非跟我說什么鳥語!”

“喵喵喵!”虎豹妖獸委屈極了,他還以為護道尊者來了,他不用怕楚巖了,結果現在護道尊者就這么死了?

后面,羅茜看見虎豹妖獸芳心輕顫下,之前有一件事她都快要忘記了,就是第一次遇見三名神級修行者的時候。

那一次她近乎絕望,就是這些虎豹妖獸救了她,她開始還以為只是巧合,她也問過楚巖為什么這些虎豹妖獸不吃她們,楚巖回答她也記憶猶新,說的是可能覺得他們不好吃。

但現在看來,這些虎豹妖獸分明是在忌憚楚巖啊。

那一次她絕望的時候就曾幻想,楚巖如果能來救她該多好,但后來見到楚巖時她就沒放棄了,也認為那只是一次巧合,可現在她才明白,楚巖可不就是那個英雄嗎?

想到這,羅茜笑容燦爛,可不知為何,她反而感覺楚巖不那么真實了,距離她非常遙遠的樣子。

楚巖并不知羅茜心中所想,解決掉了這個護道者,他現在已經不準備浪費時間了,但這里有一城池的修行者,關鍵是其中還包裹不少如羅茜一樣的少年,要說讓他狠下心將這些人扔在這里他也真做不到。

畢竟這神跡當中,沒有了他,這一營地的人恐怕都活不下去。

哪怕不考慮土著生靈的追殺,單是這里無法吸收天地之力,這些人的食物都成問題。

“唉?!背r嘆息聲,終究是沒狠下心來,想了一下沖著巨蟒與老龜、還有皮青臉腫的虎豹妖獸三人道:“你們都想活命?”

三只大妖連連點頭。

“想活命可以,給你們一個任務,從現在開始,守著這一營地,保護他們的安全,每天給他們提供一些能量,至于是你們獵殺其余妖獸還是自己切肉我就不管了,但必須保證神跡結束之前他們都還活著?!背r說道。

三只妖獸都愣住了,巨蟒沉默一會想不明白道:“大人明明有界主實力,為何要顧忌一群螻蟻的生死?”

“你懂個屁,這群玩應都吃了我的東西,是我債主,他們死了,我出去找誰要錢去!”楚巖冷哼聲,營地里的人一開始對他印象還有些轉變,但聽到這話時臉都黑了!

合計著你讓三只妖獸看著我們,就是為了要債?

楚巖也不解釋,轉身看向一座城的修行者冷哼聲:“在神跡里便喪失文明?人吃人?把人當做玩物?你們沒經歷過文明么?以為進入神跡,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別說你們那點實力還不夠,要是再讓我知道這種事,離開神跡,我也追殺他到死,聽見了嗎?”

諸多修行者內心微顫,連連點頭。

“你要走了?”這時羅茜忍不住問道。

楚巖也沒隱瞞道:“嗯,在這耽誤不少時間了,我的族人還都在深處等著我并肩戰斗呢?!?/p>

羅茜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失落之色,雖然她也明白以楚巖的身份不會在這種營地逗留,分別是遲早的,他不屬于這里,而是有更加遼闊的天空,可沒想到竟然會這么快,突然她小聲道:“那我們還會再見面嗎?”

楚巖笑了下:“當然會啊,神跡結束以后我還要去羅家取神兵鎧甲呢。你不會想要賴賬吧?”

“噗嗤!”羅茜笑出聲來,之前因為楚巖身份的轉變她還有一點緊張,現在卻不會了,那種感覺很舒服、真實,她深吸口氣,笑道:“楚天,我知道你不叫做楚天,可能從今天往后,這世上就不會再有楚天這個人了,但此時此刻,我只當你是楚天?!?/p>

“謝謝你!真的非常感謝!你一定要加油?!绷_茜真誠道。

楚巖微微一笑,擺擺手沒在說什么,他該走了,獨自起身朝著營地外邁去,當沒了其余人的限制,他的速度發揮到極致,縱然是這神跡里不能飛行,但仍然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見。

留下一營地的人,楚巖眨眼間已踏入進黑暗當中,消失不見,仿佛從未來過。

當然……前提是沒有遠處那飄來的聲音。

“都給我好好活著,出了神跡等我去收賬!”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