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這場對決,秦安若是能以最正面且最直接的方式打敗九頭生靈,也可以完全澆滅這些異域生靈的士氣,讓它們再也沒有任何的底氣和信心前來沖擊通道。

毫無疑問,如果擺在秦安面前的有這樣一個選擇的話,秦安一定不會選第二個。

他就是要當著這里所有異域生靈的面,以最光明正大的手段擊敗九頭生靈,也讓這些異域生靈看個清楚,它們究竟有沒有沖擊通道的那個勢力。

“找死!”

看到秦安周身涌出四色光芒后竟然直奔它而來,九頭生靈徹底怒了,它曾經遭遇的對手,哪個不是想以投機取巧的方式勝它,至今還從未有過任何一個對手,敢像秦安這般迎著他的面進行攻擊。

  R“酷R?匠G{網K永久!免費O!看小&說0j

要知道,這可是九頭生靈最擅長的攻擊方式。

正面攻擊,九頭生靈從來沒怯過任何對手。同樣的,它這一次也不會怯秦安。

哪怕秦安看起來與其他所有人族都與眾不同,哪怕秦安在某些方面給了它忌憚的感覺,但那些,都不是它怯弱的理由。

而面對這么一個渺小的人族對手,九頭生靈覺得自己不應該有任何怯弱的理由。

“去死吧!”

九頭生靈徹底暴怒,不再一個一個頭顱來與秦安碰撞,而是九個頭顱一起向秦安攻來。

九頭生靈很特別,它除去用于行走的四足之外,然后就是這九個頭顱,毫無疑問,那笨重的四足,并不是它的進攻手段,而它主要的進攻方式,便在這九個頭顱之上。

換而言之,秦安在對決之中,只要保證不被對方的九個頭顱傷到,就基本不會遭遇到意外。

這對秦安而言,倒也算的是一個好消息。

畢竟提防九個頭顱的攻擊,對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難事。

萬軍之中秦安都能夠從容面對,九個頭顱,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對秦安而言真的不值一提。

簌簌簌!

九個頭顱接連轟向秦安,在虛空之中,留下道道重疊的呼嘯之聲,而面對九個頭顱的纏擊,秦安也是應對的游刃有余。

又一輪攻擊下來,秦安和九頭生靈再次拉開距離后,雙方身上都沒有太明顯的傷勢。

毫無疑問,在過去的一輪對拼之中,秦安與九頭生靈,完全戰了個平分秋色,誰也沒有占到誰的便宜。

而看到這樣的局面,后方的八百帝者以及炎鸞等人全部蒙了,他們是想過這九頭生靈很強,但卻沒想到竟然這么強。

要知道,這么久以來,尤其是在圣戰結束之后,還沒怎么有過能讓秦安如此焦灼的對手。

玄煜可以算作一個,但藍瓊怎么都覺得,即使是玄煜,也不如眼前這九頭生靈給秦安帶來的麻煩大。

而殊不知,處在另一邊的異域生靈看到這樣的場景,更是震驚不已,它們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畢竟九頭生靈在異域之中,一直都是橫推任何對手的存在,比起人族這邊,它們更是從未見過一個能讓九頭生靈陷入焦灼的存在,而這,也使得它們的震驚程度,要遠遠高于藍瓊等人這邊。

當然,這一切,歸根結底還是因為秦安的強大出乎了所有異域生靈的意料。

在這些異域生靈看來,秦安也許比它們其中任何人額度強,但一定不如九頭生靈強。這是它們剛來之時的想法,然而此時此刻,它們的那種想法已經徹底改變了。

秦安并不是它們所想象的那般,而是一個完全可以與九頭生靈平分秋色的存在。

這樣的實力,即使放在異域,那也是獨一絕的存在,地位是絕對不會弱于九頭生靈的。

局面就此僵滯住了,秦安和九頭生靈凝視著對方,誰也沒有立刻發起新一輪的對拼。

很顯然,在剛剛的一輪對拼中,秦安和九頭生靈耗費了太多的真元和靈力,這個時候,他們二者都已經有了匱乏之感,而且同樣的,他們對擊敗對手都沒有把握,正因如此,局面才會如此僵滯,焦灼。

“不錯!”

這是九頭生靈在領教到秦安真正實力后的第一想法,而且也是它內心之中的真實想法。

因為秦安的的確確強得有些出乎它的意料,原本在它看來,自己即使不能在幾個回合中拿下秦安,也一定能摧枯拉朽結束這場對決。然而現在看來,它自大了,而且自大的還不是一星半點。

而同樣的,對于秦安這個對手,它也顯然是輕敵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那種輕敵大意,它這是從根本上就小覷了秦安的底蘊。

毫無疑問,接連兩輪碰撞以后,在九頭生靈和秦安過了上百合回合的對拼之后,它終于明白了一點,眼前這個看似渺小的人族,無論是硬實力還是爆發力,都不見得比它差,而且就連它引以為傲的防御,秦安也不見得比它差。

這完全可以算作一個和它同樣全面且同樣強大的對手,從一開始,九頭生靈對秦安的定位就存在著輕視的意味。

而這個時候,當九頭生靈反應過來這些之時,顯然已經有些晚了,畢竟這個時候,它已經將自己逼到了一個沒有退路的境地,它向秦安發出單挑的提議,是覺得自己一定能夠戰勝秦安這邊的任何人,但此刻的結果表明,它對這一切的定位都太過言之過早了。

而這番輕視提議之后帶來的后果,也需要它自己去承擔,畢竟這一切,都是它自己造成的,發出單挑提議的是它,現在難在這個節骨眼上的也是它自己,很顯然,它已經領會到了輕敵大意的后果,同時對于秦安的正視程度,也來到了前所未有的級別。而,這一切,都是事實告訴他的結果。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