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趙業而言,這枚至上火種,可不僅僅只是一枚火種那么簡單,這不僅是令他修為大漲的關鍵,更是焚星宗未來大業的基石。

如果這枚至上火種被吞噬的話,那他此前為宗門霸業所付出的心血都將付諸東流,更為關鍵的是,焚星宗的未來會就此斷送。

不甘、憤怒、絕望,眾多思緒涌上心頭,趙業發出瘋狂嘶吼,他竭盡全力地催動至上火種,無論如何,他都不能放棄。

“??!”

暴吼聲震徹天穹,那一刻,趙業額前青筋暴起,在他這般全力施為的情況下,竟然真的阻止了自己的至上火種被混沌火種繼續吞噬。

局勢,就這般僵持住了,兩枚至上火種,在這一刻,竟然又回到了局面持平的狀態。

  酷,匠x網A,唯》一{Z正tV版,其n他*都m是=.盜*版√"0z

不得不說,趙業這種在絕境之中的反撲,真的是許多人都無法做到的,這反撲異常之堅決,最關鍵的是,他做到了自己想要做到的。

要知道,強者之間的對決,比得就是誰在關鍵時刻更能沉得住氣。在局勢無比焦灼的時刻,誰繃不住,誰便是失敗者。

趙業在經歷了無數復雜的心緒之后,竟然還能做出反撲之勢,這一幕讓秦安感到動容。

說實話,從此刻這一幕來看,他先前只將趙業比作毒蛇,顯然是不夠全面的。這個家伙,顯然是那種可以展現虎狼一面的又擁有毒蛇冷靜心理的對手。而這類對手,往往是最難對付的。

“大衍五式!”

看到這一幕,秦安咬牙祭出鎮魂劍,在催動混沌火種繼續對抗至上火種的同時,也對趙業展開了猛烈的殺伐。

大衍五式,經過無數次的磨合之后,秦安施展起來如信手拈來,頃刻之間,趙業就被重重劍影籠罩。而面對這樣殺伐凌厲的攻擊,趙業只有顯化本體來對抗,如果憑借人軀,他恐怕會被絞成一團肉泥。

“嗷!”

竭力的獸吼自口中發出,那一刻,趙業顯化出了自己的本體。乃是一頭秦安沒有見過的巨獸,外形看上去像一頭巨大的獨角獸,但頭上卻沒有角,而且渾身遍布黑鱗,防御力出奇的強大。

“鏗鏗鏗!”

無數劍影擊在趙業的本體上,發出金戈碰撞的聲音。而盡管趙業本體防御驚人,但在大衍五式的攻擊下,還是不是有黑鱗被擊碎,有的,甚至直接被劍影掀飛。

“嗷!”

一聲又一聲的痛嚎從趙業口中發出,這一幕,直震得人內心發悸,尤其是焚星宗的成員,更是被這一幕震得膽敢。

要知道,趙業的本體防御,那可是得天獨厚的,這也是趙業為什么從來不使用法器的緣故。因為尋常的法器,哪怕是高階的法器,強度也抵不上趙業的本體,趙業曾經憑借自己強大的肉身,擊裂過一件頂級圣器。這足以見得,趙業的本體強度,是強于頂級圣器,是完全可以和一些神器所媲美的。

但此時此刻,趙業這可媲美神器的本體防御,卻在秦安的大衍五式下被不斷瓦解著。這一幕落在焚星宗成員眼中,怎么可能不為之膽寒。

不知痛嚎了多少聲,終于,在趙業內心的期盼中,大衍五式也臨近了尾聲。

而當一切再回歸于平靜,眾人再看去時,只看到,趙業滿身的黑鱗,已經被破壞了近五成。由此可見,在剛剛那個過程中,他承受了何等殘酷的摧殘。

“嘶——”

趙業不斷地倒吸著涼氣,這是他第一次被人逼得不得不動用本體,足以見得他內心之中的郁悶。

要知道,在今天之前,還從未有人能做到這一點,在過往的對手中,從來都是他主動顯化本體,有時甚至不屑去顯化,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在面對極致的攻伐下,被迫選擇顯化本體的。

趙業一雙巨大的獸目仿佛充滿了血色,他無比憤怒地看著秦安,在天地回歸平靜的一瞬間,直接嘶吼著一頭撞向了秦安。

“吼——”

強烈的音波震顫著秦安的耳膜,但這并沒什么,最讓人震撼的,是趙業本體的沖擊之速,只是剎那間,便沖到了秦安面前。

“小……”

然而面對趙業這一沖擊,不等炎鸞那句小心喊完,秦安就直接切換虛空離開了原地,再一次出現時,他已經來到了趙業的上方,手持鎮魂劍,直接攻向趙業的天靈。

有很多天妖,天靈都是脆弱的,是致命的地方,但趙業顯然不是這一類,秦安手持鎮魂劍靠近趙業天靈時,赫然發現,趙業天靈處的黑鱗更加堅厚。

但即使如此,秦安依舊沒有更改攻擊目標,鎮魂劍,依舊直指趙業的天靈。

這并不是因為秦安盲目到無處可擊,而是他清楚,不論天靈是不是弱點,但只要能夠攻破,那這里,絕對是致命處。

“轟!”

鎮魂劍強硬地破開了趙業天靈上的黑鱗,但也因此,秦安被巨大的反震之力震了出去。

不過在被震退時,秦安的臉上也浮現出了笑容,因為他看到,在自己被震退的同一時間,趙業天靈上的黑鱗也碎裂開來,黑鱗碎片散落著飛向不同的地方。

趙業在絕境之中的反撲,讓秦安和混沌火種制度至上火種的難度再度增加,面對這樣的情況,秦安索性先不去吞噬那至上火種,因為比起至上火種,趙業顯然更加容易對付一些。而一旦鎮殺了趙業,那至上火種,還不是任由混沌火種吞噬。

趙業似乎也反應過了這一點,在火種的對拼上,他憑借堅韌的意志,在最后關頭挺了下來,勉強與秦安拼了個平分秋色。

但拋開火種不論,在自身實力方面,他顯然與秦安有著巨大差距。

趙業已經意識到秦安要決心對付他本尊了,所以在天靈上黑鱗被擊碎震飛狗,他下意識地向著火種靠近。這個時候,唯一能讓他安心的地方就是火種那里,只要他依靠著火種,秦安就不可能躍過火種來對付他,要想對付他,必然先要解決他的至上火種。

念及至此,趙業飛快地向著至上火種靠近,那仿佛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尤其是天靈黑鱗被破掉后,那是他唯一能夠扭轉勝利天平的機會。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