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發現,加以分析,得到的結果,都是白楚想看到的。

是對自己有利的,縱然發現有人在搗鬼,白楚亦沒有要干擾的打算。

不僅沒有要搗亂的意思,假若發現對方的進展有些緩慢,他甚至會反過來幫他一把。

眼下,能有這么多妖獸對修士下手,雖不知道具體要多少條人命,才能讓一切完成,但靠它們去完成,想來是沒什么難度的。

明顯不需要自己插手幫一把,靠著猜測與分析,理清主要脈絡的白楚,領著朋友與兄弟,迅速離開。

不打算插手進去,也就不要留在原地看熱鬧的好。

看熱鬧這種事,說不得看著看著,自己就會被卷進去。

欠缺動手的動力,禍水,白楚可是不想讓它們沾到自己身上。

飛得足夠遠,趁著四周還沒有妖獸出沒,白楚順帶手搜刮起幾人盯上的好處。

為了盡可能的做到不幫進來的修士一方,也不幫此間的主人,白楚可是給自己添了不少的麻煩。

除了葉默明確需要修士肉身,只是躲不開殺人這一關,其余的,只要重傷能將東西搶過來,他一定不會下殺手。

收斂本事,拿捏好下手的分寸,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對上一個修士,白楚都對憋屈的試探好一陣,才能將人順利按著自己的打算打傷,而不是殺死。

事情做得有些麻煩,但幾人所看上的好處,還是接連到了他們乾坤袋里。

按著他們先前說出的好處數量,滿足了他們所需要的最低限度,白楚猶自沒有停手。

那些“妖獸”和修士之間的廝殺,還在繼續,表明一切還在進行,他所想要的好處,也就理所應當的還未出現。

想要的東西沒出現,白楚自然有閑心去做這事情。

有這事情分心,他才能不著急,進而不插手到殺人的事情里。

趁亂搶東西,只傷人不殺人,就算此間的主人留意到了他,也不會對這異樣太過上心。

畢竟,放人一馬,借此讓人休養生息,而后讓羊重新變肥,再重新宰一刀,是劫掠修士的老手常做的事情。

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在,這異樣就不會引人懷疑了。

相應的,把人殺了,順便把東西拿走,可以讓人聯想到這是盯上了別的修士身上的好處,為了奪寶,所以殺人。

不過,這僅限于殺得人不多的情況下。

人殺得多了,雖看上去是無形之中在幫忙,還是容易讓人懷疑。

對很多人來說,好心幫忙,反倒容易對你起疑心,反倒是正大光明的搗一點亂,更讓人放心。

幫忙,那得知道你要做什么,然后針對性的做某事,才能稱之為幫忙。

是有意也好,還是無意也罷,有人幫了忙,只要不是很粗心,就會對幫忙的人加以留意,認真觀察之后,再進行一個判斷。

最后肯定要與此間的主人碰撞一番,可那是到了最后時刻才需要做的事情,對現今的白楚來說,隱藏著才是最為重要的。

如此一來,能讓被搶的修士不死,哪怕麻煩一點,他也要讓他們活著。

事情做得麻煩,拖了一些時間,刻意分心到別的事情上,又分心了一點時間,給出一段又一段時間的白楚,在讓幾人獲得了兩倍好處之后,耐心開始一點點喪失。

給出時間,讓藏在幕后的主人,去完成自己的計劃,然后等他把一切完成,自己在沖出來搶奪,這是白楚心中打著的主意。

這主意,在發現土地會吞噬修士的肉身之后,他就一直維持到了現在。

主意未曾改變,但究竟給他多少時間,白楚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個明確的限定值。

之前,是覺得自己在心中給出一個限定的時間,到時間對方還未完成布置,自己會失去耐心,進而誤事。

現在漸漸變得急躁,回過頭來想想,反倒是給出一個限定時間,來得好。

這明確的時間限定,完全可以給得長一點,然后守著它一點點流逝,總好過現在重新限定時間不行,讓自己再度變得有耐心起來也是不行。

心中變得越來越著急,這手也開始越來越按捺不住。

正當白楚徹底忍不住,準備出手殺人,不惜以引起注意為代價,換來一切早些結束時,異變陡然出現。

腳下的草木,以遞增的速度,開始衰敗,原本蔥郁的大樹,幾個呼吸,葉子就已經變成了黃色。

又過一會兒,這葉片連黃色都沒能維持住,直接變成了褐色。

再過去些許時間,葉子直接變成了灰色,微風吹過,直接化作一堆煙塵融入風中。

和葉子一樣,地上的草,也是很快就變成了一堆粉末。

草和葉子發生了變化之后,樹木的枝干也開始發生變化。

它們的變化,并不顯眼,只有當變化徹底完成,有外力施加到樹木上時,整棵樹一齊崩碎,才讓人發現原來樹已經死了。

草木變化的很快,快到人們只能看到這異樣在發生,卻沒能思考出出現變化的根源是什么。

畢竟,一個階段到一個階段所間隔的時間,實在是短得可憐。

草木化作煙塵,那些進入此間的修士所看不上的靈藥,也開始隨之發生變化。

品階越高的靈藥,衰亡的時間就越慢。

但,再高品階的靈藥,最終都躲不過變為一堆粉末的宿命。

草木靈藥,最終都變為一堆沒有任何價值的粉末,它們所失去的東西,經過一番分析,白楚便尋了出來。

在白楚看來,它們被掠奪的,就是生機,而且是將每一分生機都榨干,絕不放過一絲一毫。

生長了很久,都沒有被刻意動過,現在卻在很短時間里,被榨干了生機,這么異常的事情,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那丹藥已經到了即將煉成的時候。

“我等了很久的東西,終于出現了,你們抓緊走?!?/p>

“連接此方秘境的空間通道很多,就算進來的修士很多,崩碎了不少,應該還剩一些,你們趁早走?!?/p>

發覺時機已到,白楚趕忙催促著邵萬梓等人離開。

“恐怕短時間內是走不了了,空間通道已經全毀了?!?/p>

白楚話剛說完,邵萬梓便回了他一個一點都不好的消息。

和白楚不同,他們在異變出現的那一刻,就已經尋找起離開的方法,而不是過分的關注一切變化。

所以,他話剛說完,便可以給他一個回復。

聽到這消息,白楚一下變得慌張起來,把他們給拖進來,他可是不想的。

一邊留心著一切變化,他一邊考慮要不要將他們盡數送入靈玉空間。

這秘密已經有兩人知曉,一個是程瞎子,一個是程旭。

當秘密有人知道以后,還有保守的必要,只是可以不再那么嚴防死守了。

信得過他們幾個,他們自然不在需要嚴防死守的行列里,必要時候,倒是可以將秘密展露在他們眼前。

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接下來或許會死,他們一旦進入靈玉空間,或許永遠沒有出來的機會。

那樣的話,明面上看上去是在救他們,但本質卻是殺了他們。

  &-看=正版章節&\上Er酷t匠網0

白楚還在猶豫,當所有靈藥被掠奪生機之后,他們腳下的土地,也開始出現變化。

土地這種東西,其實也是有生機蘊藏的,只是這生機與尋常意義上的生機不同,換成肥力二字,更能被修士理解罷了。

土地中所蘊含的生機,被掠奪的速度,遠比草木與靈藥來得更快。

幾個呼吸的時間,那或黃或黑或紅的泥土,就盡數變成了一片灰黑,看上去死氣沉沉的。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