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他過得難,可蕭月茹并沒有說些什么。

  酷…%匠網}v唯?一`正版=H,v…其pW他s都是盜W版{t0‘l

夫妻之間,對方的好,只要能放在心里就夠了,沒必要說出來。

要是能記在心里,比嘴上說上千百次,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來得強得多。

緊緊的抱著她,美美的想著以后的日子。

剛想了一小會兒,一絲愧疚從心底冒出來,白楚這手就不受控制的松了幾分。

想著想著,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了秦紅蓮。

已經無法將她從自己心中抹去,在懷中摟著蕭月茹的時候,想到她,白楚覺得自己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對不起?!?/p>

松開蕭月茹,白楚往后退了一步,低著頭,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和她道起歉來。

對于他的道歉,蕭月茹只當是他因沒有在關鍵時候陪著自己,所以心生愧疚,為此特地道歉。

“不,我不怪你?!?/p>

事情的發生,是誰也沒有意料到的,并不能說白楚有錯,秦紅蓮當即大方的表示自己并不怪他。

道歉的那一刻,白楚其實就已經做好了要把一切都說出來的準備。

被誤解的他,并沒有將錯就錯,進而讓誤會持續下去的打算。

“我說得不是那事,有一個女的,走進了我的心?!?/p>

盡量收斂語氣中的愧疚,盡可能的不讓自己顯得可憐,白楚以相對平靜的語氣,講起了自己真正要將的事情。

越是能用平淡的語氣講出來,在白楚看來,對蕭月茹就越是公平。

說話時,越是愧疚,就顯得越是可憐,怎么都能讓人心軟一些,進而退上那么一兩步。

這種事情,如果是有心享齊人之福,女的又對男的不差,簡直就是一個男的可以輕松利用的致命弱點。

這下作的事情,別得男的做不做,白楚管不了,但他不會做,也做不出來。

不說別得,單就是一個心字,他就過不去。

白楚把話說完,蕭月茹隨即陷入了沉默。

看她站在那里不哭也不鬧,就靜靜站著的樣子,白楚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說不出是何等滋味。

要是她哭她鬧她打人她罵人……白楚好好受著的同時,還能放心心來。

因為她發泄了出來,不會憋在心里把自己給憋壞。

“好看嗎?”

臉上擠出一抹笑意,蕭月茹驀然開口發問起來。

把話從嘴里說出來的時候,她顯得異常的平靜,就好像一切和他沒什么關系一樣,純粹就在和別人閑聊一樣。

“好看,那張臉長得和你一模一樣?!?/p>

她這幅樣子,讓白楚看了心疼的很,但為了不讓她情緒崩潰,白楚也盡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以盡可能平淡的語氣開口。

“是嗎?那你還是看上我這張臉了,不錯嘛!”

臉上露出燦爛的笑,蕭月茹不無得意的說到。

“走吧!帶我去見見?!?/p>

往前走了一步,走到白楚身旁,轉過身摟住他的胳膊,蕭月茹帶著幾分好奇的說到。

一切動作,看起來好像對這事情已經平靜的接受了。

但白楚所看不到的轉身的那一瞬,有兩滴淚水,從蕭月茹眼中滑落。

她不大度,只是一切已經發生了,她想做些什么,也做不到。

能和自己這么聊,蕭月茹相信那女的,已經在他心中扎了根。

這樣一來,已經不是時光什么的就可以令他遺忘,進而把人從他心中趕出去。

一個在心中扎了根的人,越是不見,只會越是想念。

原本可能一人占了一半他的心,要是被想得過分了,自己這一半,會不會慢慢的被侵占,誰也說不好。

就算陪在白楚身邊,也照樣有被擠出去的風險。

要是不會的話,時間就沒有那么多男人會在外面還有一個又一個的女人。

心里知道蕭月茹不會大度的接受,但事情說了,就必定需要解決完。

她既然想見,白楚也不阻攔,直接領著他御空而起,向秦紅蓮所在趕去。

當然了,不是一根傻木頭,在動身之際,白楚悄悄的發了張傳音符出去。

蕭月茹的爺爺也在那,而且看起來與秦紅蓮相處的不錯,有他在怎么都能幫著調和一些。

白楚不求最后能大家好好相處,只要不打起來,他就無比慶幸了。

路程算不得很遠,加上蕭月茹不想與他說些什么,只能悶頭飛行的白楚,用掉十多天時間,就已經到了地方。

事先發了傳音符,白楚剛到地方,蕭月茹的爺爺,就激動無比的出來了。

久別重逢,又是歷經了生死之隔,祖孫一相見,話就像說不完一樣,什么事情什么人,都被丟在了后頭。

蕭月茹和蕭沐羽聊得熱鬧,白楚則被他師父給悄悄引到了一旁。

帶到無人的地方,沈前毫無征兆的出了手,除了那張臉,比得地方他都沒有放過。

而且,每一手攻擊,都是抱著殺人的心下手的。

白楚的肉身強度,雖說不差,但在這不僅不能出手,連抵擋都不能的情況下,還是被打得傷得不輕。

這突如其來的一頓打,什么都不用說,白楚自己心中都清楚的很,是因為什么。

清楚的知道是因為什么,他更是一句話都沒得說,就像是啞巴吃黃連一樣,苦也只能無聲的受著。

啞巴吃黃連,那一定是得了病,他這不是得病,但也是自己惹了麻煩,活該倒霉。

“不許療傷?!?/p>

打完人,沈前背著手,黑著臉緩步離開,走時還丟下話來,讓白楚不得療傷。

被打得不算輕,就算是服用丹藥去療傷,沒有個十天八個月的,這傷也別想好,如果不療傷的話,傷勢惡化倒是不至于,但沒個幾年功夫,是肯定別想好了。

一想到自己要被這傷折磨幾年時間,白楚臉色就苦了下來,奈何他做了錯事在先,如父親一般的師父就算打死他,也只能忍著。

吃了大苦頭,但畢竟是自己的親師父,白楚這頓打并沒有白挨,沈前離開后,就站在了他這邊,幫著打起邊鼓來。

一個至親,一個算是半個親人的,都站在了白楚這邊,蕭月茹的心仍舊沒有改變。

直到見了秦紅蓮之后,一切方才變了。

兩個人見了面之后,沒吵沒鬧沒打,秦紅蓮像是迎接一個客人一樣,把她請到自己房里,然后兩人關起門來聊了幾天。

等到再出來時,就一口一個姐姐,一口一個妹妹的稱呼著了。

顯然,在那白楚不知道她們聊了什么的幾天里,蕭月茹容下了秦紅蓮,而秦紅蓮則在一定程度上,把人給搶到了。

兩人變成姐妹之后,白楚反而成了那個被排斥的人,不論是同時和她們兩個相處,還是單獨和一個相處,他都得不到什么好臉色。

得不到好臉色,白楚卻一點不發愁。

他感受的出來,兩女是故意折騰他,而不是都放棄了他。

被折騰一番,算不得什么事情,白楚只當做什么都沒察覺出來,任由她們折騰。

齊人之福,不好享,有幸享到了,那就得忍著。

真的想一點麻煩都不受,還享到齊人之福,只可能那些女的都不愛你,而是看上了你的資源。

這種齊人之福,得到了也就是一場鏡花水月罷了。

假意不知敷衍著她們的同時,白楚的第二場災劫,也在時光的流逝中,醞釀完成。

災劫醞釀完成,關乎生死,在她們融洽相處之后,白楚第一次不理了她們,專心閉關應對去了。

白楚一閉關,知道他面臨什么的兩女,這才將心中的關心給展露出來,每日都在他閉關之地不遠處焦急的徘徊著。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