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Ae匠{@網%永:久V◎免;B費/U看,|小說0

這一次白楚遇上的,是火劫。

在被他主動引動后,火焰從五臟六腑里冒出來,由內往外,灼燒他的肉身。

這火,看不見摸不著,哪怕把肚子剖開,照樣看不到一絲火焰的蹤跡,能看到的,只有被灼燒過后,逐漸化作一堆焦炭的臟器。

和之前的木劫一樣,這火劫想要順利渡過,除了自己硬抗,再沒有什么可行的法子。

肉身強度,已經提升到了一定程度,就算再做準備,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花費不小的精力和時間以及資源,只換來一點點成功渡過災劫的幾率提升,這是白楚并不愿意的。

這使得,這一次的他,還是沒有做任何準備,直接靠自己的肉身去應對。

不準備一些丹藥或是其它東西,來削弱硬抗災劫的難度,換來的是難忍的痛苦。

災劫只被引下幾息時間,白楚就已經被疼得出了一身透汗,看上去就像是丟在蒸籠里剛蒸過一樣。

咬牙堅持到只覺得這肉身一動就要碎成一堆炭時,那從身體里散出的無形無質的火焰,終于消散。

褪凡災劫中的火劫,也就這般看似輕松,實則萬分驚險的被白楚給渡過了。

成功渡過了火劫,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在處理傷勢上,把災劫所帶來的麻煩處理完,白楚這才結束了閉關。

他一結束閉關,秦紅蓮與蕭月茹就關切的迎了過來,在他身上捏了又捏,摸了又摸。

再三確認過,確定他的確沒有出事,這才放下心來。

關心過了頭,原本刻意擺出的疏遠狀態,再無法恢復。

原本讓人大為頭痛的三人相處,隨之水到渠成的得到了解決。

至此之后的日子,白楚不說能左右擁抱大被同眠,但也享了常人難以享到的厚福。

溫柔鄉英雄冢,果是不假,沉溺在這種狀態之中,修行什么的,直接被他拋在了腦后。

單從悠閑狀態來說,現在的他,是自出生以來,最為悠閑的一段時日。

好在,他的修為已經到了修行最后一境,苦修也換不來什么,這不專心修行,并沒帶來什么壞處。

他每日沉溺在溫柔鄉中,不做太多事情,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他不去做,就可以躲開的。

數年時光匆匆而過,災劫又一次醞釀完成。

只是過去了幾年時間而已,這災劫雖說已經醞釀完成,但離著自己主動爆發,還有不短的時間。

哪怕因為沒什么事情值得去做,而沉溺在溫柔鄉里有幾年時間,但不該荒廢的東西,他其實一點都沒有荒廢。

那不喜歡麻煩找上門的良好習慣,也還保持著。

沒有封禁災劫的興趣,這遲早要應對的災劫,醞釀完成后,白楚就開始著手閉關事宜。

讓它自己主動爆發,弄得自手忙腳亂的,白楚可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準備完成,白楚很快就進入了閉關之中。

用去幾個月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好,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他這才把災劫給引動。

這一次所降臨的,是災劫中的金劫。

和之前的火劫和木劫相比較,金劫要溫柔不少。

當然了,這種溫柔,也只是相對而言,實則這災劫還是很厲害的。

金劫被引動之后,一把把無形的刀就在白楚身上動了起來。

每感覺有刀劃過,有這感覺的地方,變化出現一道傷口。

這些傷口,因看不到造成它們的元兇,看上去就好像自行崩裂開來的一樣。

傷口出現后,不管是憑借肉身中蘊含的旺盛生機,還是吞服一些療傷的丹藥,都不能讓它愈合。

傷口不能愈合,其實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不動的話,這傷口就算不愈合,也不會輕易變大,進而讓傷勢惡化。

可這在金劫下誕生的傷,遠不止不能愈合這么簡單,一整道傷口,被豁開的兩邊,都感覺像有億萬根針在扎一樣。

被金劫弄出的傷口以千百計數,都裹挾著這等疼痛,對于意志力,可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疼得冒汗之后,汗水流到傷口上,那么一激,就更是讓人“舒爽”了。

白楚硬挺到自己精神變得恍惚,幾近奔潰之際,方才扛過了金劫。

金劫對肉身的毀滅程度,不及火劫與木劫,但白楚用了兩年的時間,才把收尾工作做完。

這些時間,大多都是用在讓幾近崩潰的精神重新恢復上。

渡了金劫之后,白楚開始不再陪著秦紅蓮與蕭月茹就呆在秦家這一方島嶼上,而是領著她們,在這茫茫海域中游玩起來。

修行了幾百年,在蕭月茹從長眠中蘇醒之前,白楚大多數的時間,可以說都過得十分的無趣。

這種把時間與精力都純粹花在游玩上的時候,不是沒有,但每一次都不會超過幾個月,累加起來,頂天了也就那么幾年而已。

之前主動也好,自己逼自己蒙頭修行也好,沒有把太多時間花在游玩上,等真的拿出好幾年的時間,去四處游玩,白楚才發現自己錯過了不少的美景。

人從不缺少欣賞美的眼睛,只是負重前行的腳步能否容許自己停下,而讓自己不錯過罷了。

幾年游玩的時間,被白楚沒有太過留意的災劫,又一次醞釀成型。

準備了一番,白楚便又開始了閉關。

這一次的閉關,還沒維持一天,就已經結束了。

用去這么短的時間,不是白楚有多厲害,而是這災劫好巧不巧,是雷劫。

雖不是從空中降下的,而是從體內發出的某種詭異之雷,還是扛不住雷神杵的削弱,連點浪花都沒掀起,就已經結束了。

閉關的時間短得過分,加上玩得正在心頭上,白楚便繼續陪著蕭月茹與秦紅蓮在這茫茫海域中四處游玩。

玩了幾年時光,災劫又一次醞釀完成。

照例,準備了一番之后,白楚又閉關應付去了。

這一次對上的,是災劫中的風劫。

從腳底生出的風,自下而上,席卷全身,凡是被它吹過的地方,骨肉都化作一堆齏粉。

好在白楚肉身強度不差,這風往上侵襲的速度被限制了不少,最后給他剩下了半顆腦袋。

這傷,在已經經歷過的災劫中,算是最重的一次了。

傷得重,療傷所用的時間也長。

用去五年時間,白楚才算是讓肉身恢復。

療傷用去的時間長,但這段時間,災劫卻不會停止醞釀。

出關沒幾年,有一場災劫醞釀完成。

習慣性的閉關,做好硬抗準備的白楚,隨之引動了災劫。

然而,這次的災劫降臨后,不僅沒給他帶來折磨,還給他帶來了濃郁的生機。

這帶來濃郁生機的,是災劫中的水劫。

剛開始的時候,白楚還覺得聽好的,借助這濃郁的生機,重塑肉身的時候,所遺留下的一點虧空,很輕松就補足了,讓肉身強度恢復到了最強的狀態。

等到享完了水劫帶來的好處,作為災劫的它,馬上露出了自己的獠牙,那濃郁的生機,因無處可用,隨之有要將白楚撐爆的跡象。

好在,有一門抽取生機的道術在,最后才險之又險的渡過了這一場災劫。

隨后的時間里,白楚又迎來了土劫與冰劫。

土劫不算難,只是讓他在活著的時候感受了一把被埋得越來越深的感受,將他骨頭和臟器給壓碎了而已。

冰劫也輕松,只把他肉身一次次凍碎,而后化開,等他回復一些,再凍碎一次,如此循環往復。

渡完了冰劫,白楚猛然意識到一件事,這災劫居然全然結束了。

這讓人驚訝的事情,其實都是他自己弄出來的。

災劫醞釀完成,如果等它自己主動爆發,還可以拖一段時間,幾場累加起來,那就是百余年時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