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從理論上來說,他就算不封禁災劫,也最少應該在一百多年之后,才盡數渡完災劫。

自己著急,少了一百多年的時間,災劫的結束,相對快了很多,也難怪他會在回過神來之后,還為之驚訝。

驚訝之余,一股急迫感將白楚籠罩。

不出意外的話,沒有死在災劫下的他,如果不主動壓制雷劫,恐怕幾年時間,就會羽化登仙。

其實就算壓制,這時間也拖不了太久,頂多就是翻上幾倍,把幾年變成幾十年而已。

滿打滿算,最多只剩下幾十年時間,就將要得到成仙。

對于剛踏上修行路的白楚來說,他恨不得把這原本就不算長的時間給一削再削,如果能縮短到一天,那堪稱完美。

可對現在的他來說,就算能有幾十年時間,還是剩得少了。

有太多的事情還沒有了結,幾十年時間看起來不短,可要把這些事情都給做掉,白楚覺得還是有些不夠。

在羽化登仙之前,留下一些威能了結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想的。

去過上面一次,也親眼見過留下過遺憾的“仙”,有可能的話,他是不想成為那等存在的。

不想留遺憾,剩下的時間顯得彌足珍貴,白楚再不領著秦紅蓮與蕭月茹四處游玩,而是攜著她們回到了陸內。

能讓他留下遺憾的,現今只有在陸內的幾個人了。

晝夜兼程,白楚用去幾個月的時間,就回到了陸內。

和上一次因為忙事情來去匆匆相比,這次專程回來的他,有更多的時間。

有充裕的時間,稱得上朋友的,白楚都去見了一面。

能和他交上朋友的,都是能入他眼的,怎么都有幾手過人的本事,幾百年時間,還沒有一人身死道消。

朋友一個沒死,但總有過得不好的。

曾經也算一位人杰的火炎焱,在雷劫中受了傷,即使保住了命,但修為卻從此不得存進。

那比葉默更加話癆的無量山無量觀無量道人君無量,所愛之人身死道消,受情字困擾,再也話癆不起來了。

過得不好的有,那過得好的也有不少。

在這過得好的兩人里,過得最好的,當屬葉默和風華了。

風華接掌了魂宗,成了放句狠話,陸內都得抖三抖的存在。

葉默,自己的本事不差,加上和風華的關系好,成了魂宗內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角色。

和過得不好的多聊,不論是勸導還是說自己的境況亦或是聽他們訴說自己的境況,對他們都是一種傷害。

既然是見朋友最后一面,懂得做人的白楚,并沒有和他們多談,只是喝上一場酒,道上一聲珍重,就離開了。

這過得好的,那就可以放開的聊,吹牛與炫耀的話語,都可以不加顧忌的往外說。

這使得,這些過得不差的朋友,白楚硬是花了兩年時間,才見了個遍。

其中讓他花去最多時間的,當屬風華和葉默兩個。

即便他們兩個差不多就在同一個地方,但放開聊,加上有葉默這個話癆在,有太多話能聊,知道這也許是最后一次見面后,為了把話說個痛快,白楚被一留再留,也就被留了一年。

見完了一圈朋友,白楚感覺到原本就已經形同虛設的瓶頸,又在他沒有修煉的前提下,自己變得薄弱了一點。

想來,如果不加以壓制的話,四五年的時間,雷劫就要降下了。

刻意壓制,可以再爭取來一些時間,但也不會長到哪里去。

見朋友都花了數年,和兩個兄弟,那有更多的話要講,自感時間不夠的白楚,趕路的同時,直接發傳音符將厲嘯龍喚到了邵萬梓家。

兄弟相聚,當晚,白楚就把秦紅蓮介紹給了他們。

此舉,可以從側面反映出,秦紅蓮已經在他心中穩穩立住了腳,并且占據的分量還不小。

不然的話,他就不會專程帶上她,只為了在兩個兄弟面前介紹一句,這是我妻子,你們的嫂子。

長久的相處下來,蕭月茹對于秦紅蓮已經并不排斥,聽到白楚如此在他兩個兄弟面前介紹她,也沒有什么不高興的意思流露出來。

終究是和秦紅蓮第一次見面,即便嘴上客氣的叫了嫂子,還絞盡腦汁的從乾坤袋里選好東西出來做見面禮,但比起對蕭月茹的熱切,還是差了幾分。

吃吃喝喝了一會兒,自有話題的幾個女眷,一起聊天去了,丟下他們兄弟三個痛快的喝。

喝了幾個時辰的酒之后,話匣子打開,白楚自然而然的向他們透露了自己即將踏出最后一步的事情。

不久之后,就可能再也見不到,這要說心中不失落,那是假得。

短暫的沉默過后,厲嘯龍與邵萬梓道了一句恭喜之后,酒杯開始舉得更勤了。

大醉了一場,之后將近一年多的時間,白楚都在清醒與喝酒之間不斷交替。

有所不同的,只是喝酒的地方,從邵萬梓的家,變到厲嘯龍的家,再到他們曾一起歷經過生死的地方。

他們三個之間,能說的話,估計坐到一起幾十年,都說不完。

不過,時間終究有限,白楚把給他們準備了很久,卻一直忘記給他們的禮物分別送出,然后又給了他們一大筆資源,再喝得像死豬一樣喝了一場,才接著辦自己的事情去。

喝酒的時候,剛開始,三人都比較平靜,等到喝得有些迷糊之后,就在聊天的同時開始大喊大叫大笑,喝得大醉,說話的同時,就開始大哭起來。

三人都喝得很醉,不舍的情感在哭聲中宣泄了一部分,但在白楚離開的時候,厲嘯龍與邵萬梓還是沒能出來送他。

不是沒醒,而是不敢出來送。

他們沒來送他最后一次,對白楚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

要是他們出來送自己的話,白楚不敢保證,自己不會留下來,進而讓原本就不充裕的時間過多的消耗,讓原本可以解決的事情,成為一樁遺憾。

和兩個兄弟分別之后,白楚按著記憶中的位置,向著一個他既同情又尊敬的前輩的住所趕去。

對這前輩尊敬,是因為從他那里得到了不小的幫助。

對他同情,則是因為大家有著相似的遭遇。

自己即將羽化升仙之際,找上他,白楚不是為了炫耀什么,而是想要讓這和自己有相似經歷的前輩,再幫自己一次。

現今的一切,看似很美好,但他知道,一切不過是鏡花水月。

因為,他乾坤袋里,那等可以讓人即刻羽化成仙的丹藥,只有一粒。

急匆匆的趕到那位前輩所居住的地方,白楚卻仍舊是來往了一步,不知在他來前多久,那位前輩已然壽元耗盡。

他身死道消,遺憾的白楚,正想離開,那依附養魂木而生的魂,卻攔住了他,請他將他們夫妻合葬。

  x最◇新s章節r上酷匠網0$

幫著他們合葬的同時,本著大家都是天涯淪落人的心,就算經歷差了有點大,白楚還是和她說了自己現今的困擾。

聽完他的訴說,對方倒也給了他一個建議,那就是聽從心的選擇,讓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去做,不要猶豫,省得留下更多的遺憾。

這建議,對于白楚來說,看似和沒有一樣,但他卻鄭重其事的道了謝。

顯然,聽完之后,他是有按著這建議去辦的想法了。

把這一對夫妻葬好,留下重重嚴密的手段護著,白楚隨即領著秦紅蓮與蕭月茹往雷澤趕去。

在哪里,白楚還有個便宜師父,即便對方已經死了,但受了他的傳承,而且還被這傳承幫了不小的忙,帶徒媳到他墓前走一遭,還是要得。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