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澤這地方,少有人來,加上昔日邵萬梓布下的陣法確實不差,過了這么久的時間,那墓依舊好好的。

簡單的祭拜過后,白楚一時心血來潮,又在這雷澤中忙了起來。

很久很久以前,為了掩蓋雷神杵的厲害,他曾經動過滅易連山全族的心思。

這念頭,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他實力增長迅速的情況下,慢慢成了一件沒有必要去做的事情。

這沒有必要做得事情,現今想了起來,本著一點瑣事也有可能留下遺憾的想法,索性花點時間去辦了。

早年,這雷澤對白楚來說,是一片極端危險的地方,想在這里面找什么東西或是什么人,耗上幾個月,都未必能探索多大一片地方。

但如今修為已經到了修行最后一境,雷澤于他而言,和自家后花園沒什么區別。

在空中飛了幾圈,念力與眼睛同用,易連山一族就被找了出來。

衍化手臂打出幾道術法,白楚隨即離開了此處。

漏網之魚,或許會有那么一兩只,但大部分易連山的族人,絕對就在這一手攻擊中已經身死道消,沒有花時間去查看的必要。

順手了結了這么一件曾經想做,但一直沒做,后來干脆變成沒必要做得事情,白楚便領著蕭月茹與秦紅蓮回了海外。

回到海外的他,將她們安頓好之后,便在這茫茫大海中忙碌了起來。

除了他自己,沒人知道他在忙些什么。

  《Z酷z匠網…唯一d正ZZ版N,Jj其h他Rm都#是-H盜》w版I`0

不見蹤影的忙了十年時間,白楚終于又一次回到了秦紅蓮的居所。

回來的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在兩女面前露面,而是先悄悄去找了自己的師父,將一個裝滿了修行資源,且被他抹去烙印的乾坤袋遞到了他手上。

即將離開這一方天地,手上那數量繁多的修行資源,即將成為一堆沒什么用處的垃圾。

送出去不少,這最該送的人,白楚自然不會落下。

這些資源,沒有絕對的可能讓自家師父踏出最后一步,但怎么都足以讓他不用為修行資源煩惱。

送完了禮物,莊重的磕了三個頭,白楚隨即施展挪移道術,悄無聲息的往蕭月茹的房間行去。

“別出聲,跟我走?!?/p>

挪移到蕭月茹房間里,一把捂住她的嘴,白楚好似做賊一樣,讓她不要出聲。

說完話,隨即施展挪移道術帶著她離開。

攜著蕭月茹挪移到一個無人的地方,白楚這才松了手。

“我快要踏出最后一步了,你跟我一起?”

之前辦得神秘事情,已經花了白楚很多的時間,現今的每一息時間,都是極其珍貴的,沒有過多廢話的心思,他徑直將自己要與她說得事情說了出來。

“這……我想是想……可我現在才晶變修為,陪你一起踏出最后一步,我做不到??!”

白楚所說的事情,蕭月茹聽了之后大為意動,但考慮到現實,就變得猶豫起來。

“沒時間與你說太多,辦法我有,只是要受無盡的痛苦,你就說是要還是不要?!?/p>

連解釋的時間都快沒有,白楚有些急躁的催促起蕭月茹做選擇。

“我跟你一起?!?/p>

被他的急切所感染,蕭月茹飛速給出了回答。

得到答案,白楚馬上從乾坤袋里取出了一個封得好好的玉盒,將之塞到了蕭月茹手里。

“把這丹藥吃了,我為你護法?!?/p>

蕭月茹已經答應,但為了確保一切盡可能的不出現意外,仍舊需要與時間賽跑的他,再次飛快的說起話來。

“我……我……我……”

看白楚那著急的樣子,雖不知道他是我為了什么而著急,蕭月茹想要提出的一請求,在喉嚨里轉了半天,都沒說出來。

“有什么事你說,我快壓不住瓶頸了,距離雷劫降臨的時間,已經時間不多了?!?/p>

為了不把珍貴的時間浪費掉,白楚隨即把自己當前的處境給說了出來。

“我想見見爺爺,我還有很多話想和他說?!?/p>

清楚知道了白楚時間有限,蕭月茹說話也變得快了許多,一下把自己的請求說了出來。

聽到她這句話,白楚方才意識到,為了掩蓋一些事情,他自己把事情辦完了,抹去了諸多遺憾誕生的可能,但蕭月茹卻還有諸多因果沒有了解。

要是有可能的話,白楚其實愿意給她充足的時間,讓她去將遺憾一點點消去。

只可惜,不放心她獨自服用那一粒丹藥,白楚必須在自己羽化登仙之前,先幫她踏出這最后一步。

“等我……”

“自己留點玉簡,想對誰說的話都留一留?!?/p>

留下兩句話,白楚匆匆挪移離開,尋蕭沐羽去了。

好在,他不是那等喜歡動的人,白楚只找了片刻時間,就已經找到了人。

找到人,一個字都不和他說,白楚直接拉著他挪移到了蕭月茹所在的地方。

時間緊迫,但白楚仍舊愿意為她們爺孫擠出一點說話的時間。

讓蕭月茹陪著自己踏出最后一步,白楚一方面是舍不得她,另一方面是不放心她一人在這方天地生活。

有為了她好的心思在里面,但中肯的講,白楚認為自己自私心更重一些。

做了自私的事情,還給蕭月茹留下很大很大的遺憾,這種事他不光做不出來,也不忍心去做。

爺孫兩要說的話,有再多的時間,也是說不完的。

說了幾句之后,蕭月茹給了自家爺爺一堆玉簡一塊留影石,說過那一塊是給誰的,就不再說了。

嫁為人婦,終究已經是別人的人了,要為白楚考慮,哪怕心中還有無無窮無盡的話要說,她也只能選擇終止。

“要怎么做,直接把丹藥吃了?”

快速飛到白楚身邊,把淚水擦了擦,蕭月茹急切的問了起來。

沒有說話,點了點頭,白楚以最快的方式給出了一個應答。

得到了答案,蕭月茹馬上著手服用起丹藥來。

她把裝著丹藥的盒子打開,作為施加封印的人,掌握了鑰匙的白楚,動了幾下,迅速將封印給解開了。

封印一解,被刮了點粉末的丹藥,因受了一點損傷,藥力迅速逸散。

那逸散的藥力中蘊含的生機與靈力,直接將他們兩人腳下踩著的荒蕪土地,變得生機勃勃。

這不住往外快速逸散的藥力,讓蕭月茹明白,這東西是越快服用越好。

沒有猶豫,她當即把丹藥彈進了嘴里。

丹藥入口即化,磅礴的藥力隨即在她體內化開。

藥力化開,磅礴的靈力與生機,在強行拔高蕭月茹修為的同時,迅速的提升著她的肉身強度。

片刻功夫,沒有經過雷劫的洗禮,修為被強行拔高到虛神期的蕭月茹,肉身強度,已經到了足以媲美尋常虛神修士的地步。

雷劫或許會來得慢一些,但絕不會缺席。

當秦紅蓮修為提升到合體期時,天空中虛神層次的雷劫,方才聚攏完畢。

雷劫未曾缺席,但并沒有成功降下。

在降下之前,便被正在醞釀的合體期雷劫,給吸收了威能,成了合體雷劫的一部分。

合體期的雷劫即將降下之際,又因為蕭月茹的修為被提升到褪凡期,而直接被吸納到褪凡期的雷劫中。

那褪凡期的雷劫還在聚攏,秦紅蓮在丹藥的輔助下,迅速沖破了所有災劫,引得這劫雷威能被成仙前的最后一次雷劫所吸納。

修為從晶變被強行提升到足以踏出最后一步的程度,花費的時間,不過幾息時間,雖出乎意料,卻在情理之中。

畢竟,這丹藥的效果,本身就已經是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吃了它,不出現點什么異常的事情,才是真正的異常。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