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丹藥的輔助下,一系列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在了蕭月茹身上,但她也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從服下丹藥的那一刻開始,讓人恨不能死去的疼痛,就纏上了她。

旺盛的生機,讓她得以時刻保持著絕對的清醒,連昏厥都是一種奢望。

精神上受這疼痛的折磨,好在之前經歷過一些常人沒經歷過的事情,這疼痛終究還是沒有將她打倒。

一應災劫在丹藥磅礴的藥力下,輕松被沖破,那醞釀了很久的雷劫,一次次將其它雷劫吸納進來的雷劫,也終于從劫云中探出了頭。

“拿著,催動它可以削弱劫雷威能?!?/p>

劫雷落下,看了看蕭月茹的狀態,見她還能保持著清醒,白楚趕忙把雷神杵朝著她擲了過去。

在原本的計劃中,白楚是想著自己替她抵擋這些劫雷的。

插手到雷劫之中,雖說會讓劫雷威能增強,但這已經差不多是最強的劫雷了,再提升,也提升不到那里去。

在這等情況下,計劃仍舊沒有付諸施行,是因為她能靠自己扛住的話,白楚并不想插手進去。

伸手抓住雷神杵,蕭月茹馬上催動起來。

一共就兩種催動的法子,時間有限,白楚也沒和她詳細的交代。

他沒有交代,蕭月茹運氣卻是不差,在兩種可能中,第一次就選對了法子。

她催動雷神杵的方式沒錯,白楚也就不說些什么,將時間徹底省下來。

雷劫聲勢不小,但經過雷神杵削弱之后,傷蕭月茹是不成問題的,但想殺她,除非雷神杵從她手上消失,否則就算傷勢再怎么樣累積,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預測她渡劫整體有驚無險,白楚飛得離她遠了一些之后,便將壓了很久的修為放開,讓靈力沖破那已經搖搖欲墜的瓶頸。

瓶頸被沖破,劫云隨即在白楚頭上開始聚攏。

劫雷即將降下之際,兩道光影從他身上冒出來,向著劫云所籠罩的地方行去。

雷神杵給了蕭月茹,讓她用以渡劫,沒了這利器相助,白楚面對這修行一途的最后一場雷劫,依舊沒有半點畏懼之心。

從劫云中探出頭來的劫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白楚襲了過來。

平靜的看著劫雷,白楚伸手在乾坤袋上一抹,將打上烙印的法寶給取出了一些。

朝上一揮手,把這些打上烙印的法寶祭出,操縱著它們在自己頭頂自爆,借這一手,白楚在自己頭頂營造出了一道削弱雷劫威能的防線。

防線構筑的不甚牢固,只消耗了一部分威能,劫雷就沖破了防線,朝著白楚再度沖了過來。

沖破防線之后,劫雷離他已經不遠,想再做些什么,時間上實在有些不夠,白楚索性放棄了繼續構筑防線,催動借雷電淬煉肉身的手段,硬抗劫雷。

已經被削弱了一些威能,白楚本身肉身強度已經不低,那剛從劫云中探出頭時,看上去威猛無比的劫雷,只打得白楚痛得齜牙咧嘴,就已經耗盡了威能。

都沒有將他打傷,劫雷看起來有點虎頭蛇尾的感覺,可這是白楚付出了一定資源,才換來的結果。

尋常踏出最后一步的修士,要是也這般應付雷劫,估計不等渡劫結束,這乾坤袋里的資源,能用的就已經全沒了。

當然了,就算是白楚這身家雄厚的,用這法子支撐到雷劫結束,也是不可能的。

不過,真的把能耗的法寶都用掉,雷劫剩余的數量也不會太多,估摸著剩個十幾道,已經差不多了。

十幾道劫雷,一面硬抗,一面服用療傷的丹藥,順利扛過去,在白楚看來,這是不成問題的。

夫妻兩個,在相差不多的時間渡劫,一個有削弱劫雷的寶貝在手,一個耗得起資源,帶上一個劫字的大麻煩,根本殺不了他們。

有順利渡過的把握,但世事總有萬一,渡劫的過程,白楚從頭到尾,都沒有放松警惕。

如果不是時不時的想看看蕭月茹的狀態如何,他差不多是把所有心神都放在了應付劫雷上。

持續混著響了有一會兒的雷聲,終于結束。

這意味著,蕭月茹已經順利渡過了雷劫。

晚了她一點點,白楚的雷劫還有幾道沒有落下。

  vR最新t章cM節k上z酷匠*n網Y0

這最后的幾道雷劫,對他來說,才是真正的考驗。

因為,乾坤袋內打上烙印的法寶,已經盡數被用道術引爆,用以削弱劫雷威能,而且那平日渡劫常用的雷神杵,還在蕭月茹手上。

沒了外物可用,縱然有珍貴的療傷丹藥可以服用,白楚還是在生與死之間走了一趟又一趟。

最后一道劫雷落下,白楚被打得落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劫云散去,以白楚為中心,種種異象開始產生。

隨著異象的產生,他的肉身迅速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改造,在雷劫中所受的傷,迅速被祛除。

等到肉身被那神奇力量改造完成,體內的靈力隨之消失,轉而被一股全新的力量所取代。

不論是肉身,還是這在體內流轉的新的力量,白楚都覺得比前一刻的他的狀態,要強上無數倍。

形容的直白一點的話,大致就是現在的他,可以用一根手指輕松戳死早些時候的自己。

這不是夸張,而是切實用一根手指頭就能做到殺死先前的自己。

強悍的實力,讓白楚第一時間感受到了變成所謂的仙人是什么感覺,但最讓他欣喜的變化,并不是這一個,而是樣貌上的變化。

原本相對不多的壽元,被直接補足到無窮無盡,引得面容一下恢復到了俊朗的少年時期。

那傷心過度,一夜白了,之后怎么都沒恢復的頭發,也重新變回了黑發。

他為自己的變化高興的很,但世間不可能什么好事都落在他的頭上。

在變化完成的那一刻,白楚的身軀不由自主的緩緩往上飛了起來,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推著他往上飛去一般。

這股力量,白楚心中清楚,是這一方天地對他的排斥。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股排斥的力量越來越強,這一方天地能容下他的時間,越來越短。

那排斥力量越來越強的當口,天空中出現了兩輛華麗無比的馬車。

在上頭見過一次,知道這些東西,不過是所謂的仙人閑得無聊,隨手弄出來,以期讓新羽化的修士驚訝,進而取樂用的。

清楚知道這華麗的東西背后的本質,白楚嫌棄的看了一眼,便迅速追上蕭月茹的那一架馬車,而后登了上去。

抗拒這一方天地的排斥力,相當于與這一方天地為敵,并不容易,但順從它,卻可以輕松獲得極快的速度。

在蕭月茹的馬車上落下,白楚摟著她迅速向上升去。

嫌棄這馬車,只是嫌棄被人當猴子一樣耍而已,有個東西坐一坐,白楚還是樂意的。

往上升了一陣,白楚與蕭月茹羽化所帶來的異象隨之消失。

“爺爺,一切結束了,走吧,我們回去?!?/p>

異象消失,白楚領著白彥走到蕭沐羽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提醒到。

耳邊傳來說話聲,蕭沐羽馬上把仰著的頭放下來,迅速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你……”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他登時被嚇了一大跳。

“不用驚訝,白楚羽化了,但我并沒有?!?/p>

淡淡的笑了笑,白楚給了一個讓人聽了反而容易更糊涂的解釋。

不是一般人,蕭沐羽很快就聽出了弦外之音。

“好手段,這小子到底想做些什么?”

明白了一些東西,蕭沐羽馬上問起目的來。

不管做什么事情,那肯定都有一定的目的性,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去做。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