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讓自己從兩難的境地中走出來,松了一口氣的程旭,邁著輕快的步子走到了白楚面前。

“可以把你請客用得酒拿出來了?!?/p>

走到他面前之后,程旭用打趣的口吻,讓他兌現之前說得話。

一點酒而已,哪怕是下面帶上來的,他照樣不饞,他真正想要的,其實就是一起坐下來聊聊天。

不怎么喜歡交朋友,到了這仙界之后,他可是連一個朋友都沒交,時間長了,多少有些無聊。

“走,找個地方,喝個不醉不歸?!?/p>

知道他什么意思,白楚取出一壇酒晃了晃,而后讓程旭尋個喝酒的地方。

找了地方坐下來之后,這話匣子一打開,兩個對脾氣的人,話多得那叫一個沒完沒了。

最后,是因程旭想起來白楚他們安身的地盤還沒弄,這才意猶未盡的暫且結束了聊天。

仙界很大,漫長歲月積累下來的仙人,并不算多,看似可以看中那塊地方,就肆無忌憚的圈起來化為己有。

但實際上,為了后來人考慮,每個人所能擁有的地方,還是相對有限的。

只能占有有限的空間,把什么地方占掉,這就值得精挑細選了。

天然生成的環境,住著怎么都要比后天花大力氣去改造的環境住著來得舒服。

畢竟,自己花力氣去改造了,就想它能夠無比完美,有這心,總會挑出不滿意的地方,進而讓自己住了心上覺得不舒服。

對于棲身之所,白楚沒什么太大的要求,對于享樂,他也沒有什么要求。

如此一來,占據的地方是美是丑,是仙氣濃郁還是仙氣稀薄,他都可以接受。

他什么都不挑,蕭月茹卻多少有些要求,走了不少地方,才看中了一塊背后有山,前有平原,原前有河的地方。

挑好了地盤,費了些手段建了點屋子,白楚隨之在這仙界扎根下來。

剛開始的一段時光,日子過得還算挺有滋味的,四處走走看看,和脾氣不同的仙人打個照面,彼此認識認識。

等到和所有仙人打過照面之后,日子一下就變得無聊起來了。

因為,不用修行,也不用和人廝殺,每天就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

能悠閑的過日子,是很多人都在追求的事情。

然而,一個習慣了忙碌的人,突然過上這種日子,因不適應,只會有說不盡的難受。

好在身邊有蕭月茹陪著,白楚才不至于在這落差之中,弄得自己心上生出什么病來。

再熬過很長一段時間,當白楚習慣了這悠閑的日子之后,他不再煩躁,只是開始覺得無聊。

覺得無聊,有時間又有精力,白楚開始對自己在修行界中種種掌握過,但未曾達到精通的手段下了手。

釀制靈酒、煉制丹藥、培植靈藥……凡是能找到的消遣時間的手段,都被他給翻了出來。

這些東西都精通之后,白楚開始四處找仙人學新的本事。

大家都閑得發慌,這種找人教授本事的,哪怕是對方的看家本領,也一定會教,而且做老師的對學生那是無比的熱心,每個細節都講得清清楚楚。

飛升上來的仙人,經過漫長歲月的累積,多得很,白楚能學的本事也多得厲害,只要他能堅持,很長一段時間內,是不用為拿什么消遣而犯愁了。

即便這樣,當有人卜算到即將有人羽化上來之際,白楚還是領著蕭月茹,加入到了圍觀大軍之中。

現在的他,總算明白,為什么有那么多仙人熱衷于看別人上來,并且還要故意弄點手段,讓新上來的人驚訝一陣。

只因為,日子過得太平淡,有那么一點樂子,都能拿來說不少時間。

看完熱鬧,白楚的日子又恢復到了之前的平淡之中。

平淡的日子,需要為拿什么消遣而苦惱,但要是問白楚后沒后悔成仙,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回答不后悔。

再怎么無聊,需要煩惱的事情,也就一件,而不像在走修行路時,要為太多事情煩惱。

湊了幾次熱鬧,白楚與程瞎子的關系,也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緩和。

在這仙界,真的解不開的,只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其它再大的矛盾,要么多打幾架,要么多喝幾次酒,就都能解決。

和他的關系緩和,得到的好處是,每次有人要成仙,白楚都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然后做好充分的準備去看熱鬧。

“白小子,又有人要飛升上來了,這次你可要做好準備哦!”

又一次前來通知白楚,有所不同的是,這一次的程瞎子說話變得古怪了幾分,笑容看上去也那么的怪異。

隨口應了一聲,白楚就像之前一樣準備各種看熱鬧時吃得東西。

準備好看熱鬧,和之前的幾次一般,飛到地方,頭順著打開的兩界壁壘,向下探去。

這一伸頭,他一張臉馬上苦了下來。

正在渡雷劫的人,那張臉他再熟悉不過。

看清這臉的同時,白楚知道,有大麻煩將要降臨了。

有大麻煩降臨,白楚心中有那么幾分擔憂,但更多的還是欣喜。

能讓他心緒如此復雜的,除了那秦紅蓮,再沒有第二個。

和之前預料的一樣,秦紅蓮一上來,找到白楚之后,一把就揪住他的耳朵,然后怒意十足的質問起來。

經過白楚嘴甜的說了很久的好話,秦紅蓮才算被哄住。

多了一個她,白楚之后的日子就變得有趣起來了。

夫妻兩個,尚且會有矛盾,多她一個,生活中難免出現些磕磕碰碰的,不是她和蕭月茹吵架,就是白楚得罪了她。

想要享齊人之福,麻煩是怎么都躲不開的。

有點煩心事調劑,當然也有喜事調劑,蕭月茹與秦紅蓮接連懷上了孩子。

為這好事還沒高興多久,程瞎子一番話,就把白楚的好心情給盡數壞了。

這孩子出生之后,就不會再有孩子。

這稱得上獨苗的孩子,雖說是在這一方天地生下的,但本質就是個普通人,會在誕生的第一時間就受到這一方天地的排斥,直接被送回修行界。

被送回去之后,隨后就死,只要做父母的有心點,弄些傀儡什么的陪著,是肯定不至于的,但能不能再相見,那就要看做子女的自己的本事了。

當然了,這種事情,也不是不能避免。

  √酷匠網m唯xv一}*正版…,N√其他都c{是:d盜版&0Kx

閑得無聊,仙人有大把的時間去做種種研究,這問題早有人解決。

解決的辦法,是有仙人特地開辟了一方空間。

那空間不大,除了一應仙人的后代,就是飛升時帶上來的靈寵以及它們的后代。

在那空間生活著,除了日子單調點,倒是沒什么太大的壞處,既可以保證后代的安全,還可以免受離別之苦。

思來想去,白楚最終還是決定讓他們生下來之后,就被排斥回修行界。

修行界危險歸危險,但在那地方可以產生太多美好的記憶,白楚并不想剝奪自己子女擁有這些的權利。

至于離別之苦,那就看他們的本事了,要是有本事,這離別之苦就不用受,沒本事,那只有領受了。

好在,可以給他們一些幫助,讓他們天生起點就比別人高很多,這苦未必一定會受。

接下里的時間,白楚都忙著給他們做種種的準備。

這兩個孩子,也是爭氣,因在仙界被懷上,不是十月就能出生,而是需要千百倍的時間,這給了白楚充足的準備時間。

先煉制了幾尊在下界不會引來雷劫的傀儡,用于守護他們,白楚隨后又幫他們準備了種種修行路上用得著的資源。

把自己乾坤袋里的資源掏干,他便向那些沒有后代的仙人下了手。

一點身外物,說上幾句話,就能弄來一些。

替他們準備了充足的資源,白楚轉而開始煉制幫了自己不知道多少次的靈玉空間。

有先祖的記憶在,可以和更厲害的仙人一起研究,他煉制出來的,變得更加完美了,不僅能催生靈藥,還能無視空間封禁、自行煉器、煉丹、催化靈晶……

把兩方空間煉制成靈玉,把除了傀儡之外的東西裝進空間,白楚緊張的等待起兩個孩子的出生。

這兩個小祖宗,折騰了一番蕭月茹和秦紅蓮之后,終于在仙界出生。

在他們出生的那一刻,排斥之力便生出,抓緊時間,劃破他們手指,白楚迅速幫他們煉化了靈玉。

煉化靈玉,白楚不放心的讓傀儡隨著他們被一齊送回修行界。

之后會怎么樣,就只能看他們自己了,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成仙的機緣就在那靈玉之中放著,要是他們不能踏足仙界,那也沒辦法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