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們,我要認認真真的跟你們說個事?!?/p>

我擺出一張嚴肅的臉,作出一副很認真的樣子,誰都知道我這樣的時候,說話是絕對不是開玩笑的。于是眾人都不由自主的端正坐好朝我看過來。

“陽哥,什么事???”

我看著他們,緩緩地說道:“李仇,他是我的大哥,永遠都是?!?/p>

眾人一愣,怔怔的看著我。我繼續說:“我知道你們有的人還不能完全信服他,畢竟你們不常與他接觸,跟他有距離感是正常的,但是大哥對我有恩,他信任我,所以才會把這家酒吧交給我。如果你們是我的兄弟,就要把我的大哥當作真正的老大一樣看待。所以今后,我不想再聽到有人說懷疑我大哥的話了,聽到了沒有?”

我的目光冷峻而嚴厲的掃過卡座上的每一個人。

這是我第一次用這樣的眼神來看大家,跟大家說話。我為什么會這么說,當然是有我的理由。

八爺他們面面相噓。陸塵挖著鼻孔說道:“辰陽的想法我能理解,誰愿意聽到別人說自己大哥的壞話呢?”

八爺撓了撓頭,隨即也認認真真的看著我說道:“辰陽兄弟,我們知道了,總之你是我們的舵主,既然你相信李仇,那我們自然也無條件的相信!”

我這才慢慢舒緩開了笑容:“好,這才是我的好兄弟?!?/p>

……

午夜凌晨,李仇穿著一身寬松的休閑睡袍倚靠在自家的沙發上看雜志。

“哦?真的?”李仇微微瞇了瞇眼睛,露出幾分玩味的神采來:“他真的是這么說的?”

“是,親口說的?!币粋€躲藏在陰影里的人低低的說道。

“呵呵,是么……”李仇笑了一下,卻沒再說什么,繼續翻看著手里的雜志。

……

混江龍被人在路邊差點砍死的消息早就不脛而走,幾乎整個銀華*道圈子都傳遍了,各種謠言四起。

也已經有人知道我們蝰蛇幫與侯封府昨天曾約了在世紀大飯店談判的事,有人都猜測我們蝰蛇幫要與侯府開戰了,可是到了今天,兩大幫會仍然風平浪靜的,于是又有人開始傳兩大幫會估計是達成了某種協議,侯封府大概是賠了錢息事寧人,這件事基本就那么過去了。

但我知道當然沒那么簡單,那些黑衣人的身份到現在還沒有查明,如果不是侯府做的,那就代表另有其人,而且這人躲在暗處,我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

這天下午,一輛墨綠色的悍馬吉普車停在了銀城高中的校門口。車門打開,車上下來幾個人,不由分說的就往銀城高中大門走去。

小崔本來正在保安室里打瞌睡,一邊撐著手肘迷迷糊糊的假寐,一邊不停的拍著嘴巴打呵欠??墒撬幸唤^活兒,就是一旦有外人想要靠近銀城高中大門的時候,他就會立刻清醒過來,有的時候連葉日鋒他們都不知道小崔到底是不是真的在犯困。

見到從吉普車上下來的那幾個人意圖走進學校,小崔連眼睛都沒睜開就說道:“等等?!?/p>

那幾個人一只腳本來都要邁進學校里了,卻被小崔這一叫停住了。

小崔這才慢騰騰的睜開眼皮,打量著來的這幾個人。

領頭的是一個高高瘦瘦,顴骨很明顯的男人,那男人看起來很溫和有禮,見人先三分笑:“你好,我們要進去找個人?!?/p>

“找人?”小崔的聲音還是懶洋洋的,可他的眼神其實已經警覺了起來,眼前這個溫和有禮的男人的外表能騙得了一般人,卻騙不了他,小崔分明感受到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家伙。

  酷匠I網永久.●免費!看j小說J0W

“兄臺,走錯地兒了吧?”小崔裂著嘴笑道:“這里是銀高,你們這些道上來的,能找什么人?”這些人雖然打扮得都很普通,但道上的人身上都帶著一股子煞氣,那氣質是偽裝不出來的。

那幾個漢子面面相噓,領頭的又笑了:“我們真是找人?!?/p>

“找人先預約,或者打電話,校領導批準了,我才可以讓你進去,否則我要扣錢的?!毙〈奘种阜旁谧郎陷p輕敲點著,還是懶洋洋的說著。

旁邊一個漢子不樂意了,拉下臉來說:“小保安,別不識抬舉……”卻被那個領頭的給攔下了。

“那好吧,我們不進去了?!蹦侨苏f:“我們可以在這里等,反正快下課了,我們就等那個人出來?!?/p>

“隨你們的便?!毙〈拚f完就閉上了眼睛,作出一副繼續打瞌睡的樣子,可是眼縫里的余光卻還在注意著那幾個漢子。

“J哥,一個小保安而已,怕他做什么?”一個小弟不服氣的說道。

“J哥”淡淡的說:“學校這種地方不能來硬的,否則會有很多麻煩?!闭f完他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放在耳邊。

我本來正在上體育課,坐在籃球架下面喝水,忽然口袋里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我拿出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

“你好,請問是辰舵主嗎?”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有禮貌,給我的第一反應是客服推銷的電話,可是隨即我又覺得不對,推銷客服怎么可能叫我辰舵主?

“你是誰?”我問。

對方繼續很有禮貌的笑著說:“哦,是這樣的,我是侯爺的人。介于前晚混舵主被人襲擊的事件,有些事我想找你聊聊?!?/p>

我頓時挑了挑眉毛。侯爺的人找我?

“我就在校門口,不過你們這里的保安挺盡忠職守的,不讓我們進去?!彼f:“下課后你可以出來一趟嗎?我們見面談談?!?/p>

正好在這個時候,學校的放課鈴聲也響了起來,操場上響起學生們的一片歡呼聲。我頓了頓,說道:“好,那我現在出來?!?/p>

“好的?!?/p>

掛了電話,我拿了掛在籃球架上的外衣,葉子跟樂婷一起帶著她的一幫小姐妹走過來笑嘻嘻的說:“老公,走一起吃飯去?”我愛憐的摸了摸她的頭發:“今天有點事,不能陪你了,你跟你朋友們去吃吧?!?/p>

樂婷她們一群小姐妹嘻嘻哈哈的在旁邊說道:“陽哥,聽葉子姐說你最近在外面做了點小生意?”因為我每天是開牧馬人來上學的,肯定特別引人注意,尤其是女生總愛八卦,于是就有不少人跑去問葉子,葉子當然不能說我是蝰蛇幫舵主的事,就只好解釋說我在外面做了點小生意賺了點零花錢。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