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塵嘴快,所以很快一陣說把事情都說給了兩個女生聽。

“就是這樣?!标憠m說完翻了個白眼:“那個小子犟得很,隨便問他點什么,他開口閉口都是想死,連他的名字叫什么都不肯透露,真不知道是該說他有骨子還是該說他腦子有問題,我看辰陽廢了那么大功夫把他救回來怕是白救了?!?/p>

凌夢瑩很驚訝:“真的假的,這年頭還有人一心想死的?”

“可不是嘛?!标憠m道:“要不我怎么會說他有毛???光是撞墻都撞了兩次,我看就算他本來沒毛病,現在也給撞傻了?!?/p>

“嘿,可惜了,這么硬氣的小子,要是換了以前,我肯定把他拉到街頭嘻哈幫里來?!惫戆藸斆嗣哪X袋:“只能怪他站錯了隊吧!”

凌夢瑩扭頭看向樂譜:“對了,樂譜,你平時不是點子多嗎?這次辰陽沒主意了,你有沒有什么好的辦法?”

樂譜苦笑著搖了搖頭:“連侯爺和陽哥都沒有辦法從這個孩子嘴里套出話來,我想我也無能為力了?!?/p>

眾人聽了都有些郁悶,因為只有這么一個線索,卻在一個小混子身上卡住了,完全沒辦法抓著他往深處查下去。我安慰著眾人道:“沒事,大家也不必太灰心,如果侯爺的情報沒有問題的話,等我明天跟侯爺一起去演唱會現場看看,應該就能查個究竟了?!?/p>

葉子在旁邊沉吟了好一會兒,這時忽然說道:“也許……可以讓我來試試?”

  U酷匠I網Wk永“Y久,免費K看小說0…

“嗯?”我抬起頭來,看著葉子道:“你有什么方法?”

“沒什么方法呀?!比~子說:“就我去跟那個孩子談談唄,說不定我能有辦法說服他?!?/p>

“你要說服他?”

阿肯連忙道:“嫂子,那小子可擰得很,恐怕不是那么簡單就可以說服的?!?/p>

“總可以試試嘛?!比~子說:“聽你們所說的,這個小混子應該也只是被他背后的那個人給威脅了,所以才咬牙不肯透露任何東西,并不是對那個人忠心,我去勸勸他,說不定他會比較相信我?!?/p>

我點點頭,葉子是女孩子,確實不那么容易讓人產生警覺,而且葉子的人格魅力很強,以前在銀高他跟很多小混子的關系都很不錯,葉宇天之前在外面打工跟人起沖突,也都是葉子幫忙跟人家交涉化解矛盾的,說不定葉子真的有這個本事。不過我還是覺得希望有些渺茫,就跟侯爺說的似的,這個小混子跟坨狗*一樣又臭又硬,未必就吃葉子的那一套。

但就像葉子說的,總可以試試看看。于是我便說道:“好,那葉子你就去吧,如果不行就不要勉強,反正到了明天我應該也能把事情查個清楚?!?/p>

葉子微微一笑,立馬就轉身讓阿肯帶他去那個房間。

凌夢瑩道:“哎我也要去……”可是卻被陸塵拉回來了,毫不客氣的說:“你拉倒吧,你那么彪悍,回頭過去問人家一兩句就不耐煩了,到時候再斧子一亮,還不得把人家孩子嚇得撞第三次墻???”

八爺他們都忍住不笑。凌夢瑩漲紅了臉,“啊啊啊啊”的叫喚著,張牙舞爪的就撲到沙發上,使勁往兩邊扯著陸塵的兩邊耳朵晃啊晃,一副要跟他拼命的樣子:“你這個混蛋陸塵,我哪里彪悍了?有你這么形容女孩子的嘛?”

陸塵一面掙扎一面不屈的說道:“你還不彪悍?你喝酒拎斧子的時候比阿誠都爺們兒……嗷!疼死老子了你這個臭娘們兒快放手!”

“……”可憐的阿誠就這么無辜躺槍了,一臉委屈的撓了撓頭:“我就是一個給陽哥開車的嘛,打架不是我的專長啊……”

“哈哈哈哈……”八爺他們終于忍不住笑了起來。

就這么打鬧了莫約十幾分鐘,凌夢瑩才放過了陸塵,一臉得意的翹著二郎腿坐到一邊拿起杯子喝酒去了。陸塵晃晃悠悠的坐起來,感覺腦袋都快被搖出水了,也拿起杯子狠狠地灌了一口酒才緩過勁來。

這時候葉子從樓上下來了,我們的目光自然而然都朝她投了過去。凌夢瑩把杯子放下,迫不及待的問:“葉子,怎么樣了?他肯說了嗎?”我雖然沒抱什么期待,但也把目光投過去,至少葉子是好心想幫忙,不管怎么樣也要給予一些鼓勵。

結果葉子微微一笑,說道:“搞定了?!?/p>

我一愣。阿誠驚奇的說:“嫂子,你說什么搞定了?”

她說:“就是劉颯的事啊?!?/p>

阿誠滿臉迷茫:“劉颯是誰?”

“哦,對,忘記你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比~子說:“就是那個撞了兩次墻的小混子?!?/p>

我有些驚訝,沒想到葉子竟然真問出了一點東西,我連忙站起來,把她拉了過來,摟著她的肩膀問道:“媳婦兒,這你咋知道的?”

葉子笑嘻嘻的:“當然是他告訴我的咯?!?/p>

“天吶?!蔽乙慌哪X門,驚嘆道:“真被你給問出來了?他都跟你說了?”

“嗯?!比~子乖巧的點點頭,然后開始跟我們說起劉颯的事情。

其實,劉颯嚴格來說并不是一個小混子,而且他家里其實也不算窮,他爸是某公司某個項目的負責人,算是個小富之家。他爸前段時間簽了一個項目的工程,本來那個項目是他上面的總老板授意批的,可是后來那個項目賠了錢,總老板卻撒手不管了,說是他爸一個人的責任,他爸也比較老實,一開始也留字據也沒留下個證明啥的,只單純的認為自己的老板不會坑害自己,誰知道人心難測。那個項目賠了錢,至少要賠給公司好幾百萬,這么多錢把他們家的房子賣了都賠不起,劉颯父親走投無路,馬上就要被抓起來了。劉颯沒有辦法,只好去求那個大老板,希望他能夠放過自己的爸爸。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