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濤趁著這個功夫連忙跳下車,打開機蓋子就是一頓檢查發動機。

可他無法安心的檢查,眼睛總是時不時的朝著旁邊看,生怕跑過來猛獸將他偷襲。

人的力量畢竟有限,怎么可能搞的過這些野獸的力量呢。

閆濤的額頭上唰唰的往下掉汗。

“ 閆濤哥哥你別害怕,我給你聽著,附近若是有野獸的話,我就能聽見!”

這時,方新竹的一句話讓閆濤的心放輕松不少。

方新竹的聽覺絕對很好使,至少那些野獸若是來了,他也能夠有所反應跑回車內。

這一下就可以專心致志的修發動機了。

另外一邊,樹上。

何義飛這會都快成了猴子了,左一顆樹爬,又一顆樹爬的。

這全仗著以前淘氣,總爬電線桿子練就出來的本事。

他盡可能往高的地方爬,這樣就會越安全一些。

“ 哎呀呀...”

何義飛故意將腿往下伸,總是裝作要掉下去的樣子,故意吸引老虎的注意力。

萬一它們覺得吃不到何義飛這個美味,就該去尋找別的獵物,在返回閆濤他們車那,到時候鐵定就成了它們口中的美食了。

人與東西唯一不同的點就在于,人有智慧,動物沒有。

  Qs酷{$匠Y網+永'久RA免、費(看小I說|0

這三只老虎只好傻呵呵的在下面圍著轉。

“ 真他m嚇人??!”

何義飛不由得感嘆著說了一句。

怪不得慕容小富婆他們藏在深山會沒人發現,若是朱珈瑩沒耍自己,他們也沒迷路的話,這條路一定是正確的。

基本上所有人到了這一關都會直接游戲,根本闖不到下一關去,又談何去能夠找到慕容小富婆他們呢?

“ 希望能堅持過去吧!”

何義飛忍不住嘆息一聲,他可不想死在老虎的嘴里,生的偉大,死的憋屈。

就在這時,車子著火的聲音響了起來,何義飛定金一看,車子好了?

閆濤一喜沖著何義飛喊道:“ 飛哥,上車??!”

“ 來了??!”

聽見聲音以后,這幫老虎似乎是感覺到了什么,沖著車子那邊沖了過去。

閆濤心里著急,一腳油門往后倒,爭取直接倒到何義飛的落點那!

偏偏的這時候的何義飛由于著急猛地向另外一棵樹跳的時候,發力過猛腳下一個沒踩穩,竟然滑落在地。

“ 草!”

何義飛瞬間就慌了,第一反應便是要完蛋了!

果不其然,有一只老虎在聽見巨大的響聲之后,第一時間沖了過來,試圖撕咬何義飛。

可能是吃了前車之鑒,這一次來的老虎只有一只。

另外兩只在圍攻閆濤的車。

看來動物也知道團結合作??!

何義飛不由得在心里想道。

這也就是何義飛心大,這會還有功夫走神。

僅僅一瞬間,老虎長著血盆大口沖了過來,直接就將何義飛撲倒了。

這巨大的沖擊力就跟被一臺行駛的轎車給撞到一樣的感覺,瞬間失去戰斗力。

何義飛毫不懷疑,他即將被這只老虎撕得粉碎!

“ 完了!”

這是何義飛心里最后的想法,他的眼神是絕望的!

人到了打不過動物,連一戰的機會都沒有。

何義飛不相信電視上的武功打虎是真的,他認為一定是假的。

這只老虎的力氣比十個曹旺加起來還大,怎么可能打得過??

這種時候何義飛的大腦是嗡嗡的,其它什么事情也想不起來了。

就當何義飛認為必死無疑的時候,這只老虎卻突然倒下。

“ 亢!”

一聲槍響劃破長空。

一道略顯稚嫩的聲音從旁邊響起,少年眉清目秀,看著很小,皺著眉頭說道:“ 爺爺說打死兩只老虎就行,這有三只,麻煩了?!?/p>

“ 喬宗保!”

何義飛認識這個孩子,并且很有可能他就說何宗保!

何宗保扭頭看向地面的這個人時,那不是害媽媽的壞人么,真可惜,剛才就應該讓它們咬死他的。

“ 你一個孩子怎么拿著槍在這??快躲起來,兩只老虎很危險的!”

何義飛瞬間就急了,他的媽媽怎么回事,不管他是不是何義飛的孩子,也不能讓他屁大點的孩子獨自開這里玩?。?!

難道是他淘氣,偷偷的跑過來的?

就在這時,何宗保卻是將槍背在后背之上,一個高爬上樹,隨后竟然從兜里拿出一個蘋果津津有味的啃了起來。

為什么他的表情像是在看戲?

何義飛愣了下,不由得在心里想著。

“ 吼!”

下一秒,何義飛明白了。

剛剛還在攻擊車子的兩只老虎見自己的同伴倒下了,頓時發出悲痛欲絕的吼聲。

緊接著沖著何義飛沖了過來。

“ 我擦!”

何義飛的第一反應也是爬樹。

“ 快,拉我一下?!?/p>

這棵樹太光滑了,何義飛不由得需要借這個孩子的外力一下。

何宗保將手伸了下去,試圖去拽他。

“ 好孩子!”

何義飛咧嘴一笑。

可是,異變再次發生。

何宗保并沒有去拉何義飛,忽然將手收了回來,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讓你欺負我媽媽,去死吧!

何義飛的手抓空了,身子失衡摔落在地!

“ 噗通!”

“ 哎呦我靠,這兔崽子,玩我?!?/p>

何義飛揉著屁股痛呼一聲。

“ 哈哈哈?!?/p>

何宗保開心的大笑起來:“ 你們這群壞人活該被老虎吃掉!”

何義飛不明白這孩子說的這話是什么意思,拔腿就跑。

但他哪里跑得過老虎,僅僅不到兩秒鐘就給他追上了。

何義飛四周看了看,發現并沒有任何武器。

完了!

“ 飛哥!”

閆濤咬著牙,一腳油門轟了上去,直接裝向老虎,只可以這點撞擊對老虎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 媽的!”

閆濤猛地砸了下方向盤,拎著開山刀就下去了。

“ 你瘋了嗎!”

曹旺臉色慘白,嘴唇發干的抓住這把開山刀:“ 就你那兩下子能打過誰!我去吧?!?/p>

“ 拉倒吧,這會給你個娘們我姑娘你都沒力氣去干她了,還干老虎,我去!”

“ 咣當!”

閆濤跳下車,猛地將門給關好,扔給何義飛一把刀:“ 飛哥接著!”

“來吧,咱倆今天就給這畜生剁了它!”

舔著嘴唇,既然跑不了,那就干它!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