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

蘭妃娘娘聽到這話,先是一愣,接著大笑起來:“周封,原來你還是怕死???”

“不怕死是假的,誰不怕死?”

周封淡淡的說道:“但是想要殺我,沒有那么容易!”

“蘭妃娘娘,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別說是你,再加上她,你們兩個脫胎境的圣者了,就算你將宮里所有得的脫胎境圣者通通叫來,也殺不了我,信不信?”

“我想走,就沒有人留得住我,否則我早就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還能站在這里與你說話么?”

“我只是還有重要得事情,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罷了,所以才決定和你進行交易的?!?/p>

古清幽望著周封,一臉的捉摸不透,似乎在思考著自家師尊,這一番話的真假。

石饑娘娘也將目光落在周封的身上,微微皺著眉頭。

“狂妄!”

一道猶如銀鈴般的聲音傳遞過來。

是那個黑暗中的女子,開口說話了,似乎根本不相信周封說的,認為他狂妄自大,自以為是。

皇宮之中,有多少脫胎境的圣者?

天荒帝朝這么多年,積累了多少供奉?

別看天荒帝朝已經衰落了,但是依舊還有天下最強大的力量,這也是為什么那些諸侯還聽命于朝廷,不敢隨便亂來的原因。

這么多脫胎境的圣者,供奉,任何人都抵擋不了。

“我不是狂妄,說的是實話,你不信我也沒有辦法?!?/p>

周封朝著那個女子的方向看了一眼,也不生氣。

“你們兩個的性命可是非常值錢,什么秘密能夠與你們的性命相抵?這不可能,而且你說的話,我也不會相信,所以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沒用的?!?/p>

蘭妃娘娘殺機絲毫沒有消減,反而變得更加的濃烈起來,體內的真靈之力已經醞釀到了一個極限,即將爆發出來。

“唉……我的這個秘密,是關于丹鼎道人的,既然娘娘沒有興趣的話,那就算了?!?/p>

周封自言自語的說道。

嗡!

突然之間,蘭妃娘娘臉上的表情凝固,所有真靈之力在聽到丹鼎道人這個個名字的時候,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是震驚!

“你說什么?丹鼎道人?哪個丹鼎道人?”

蘭妃娘娘連忙問道,似乎有些激動。

“天下難道還有第二個丹鼎道人?當然是葉家老祖了,他是天荒大帝身邊的寵臣,兩人幾乎形影不離,娘娘應該不陌生吧?嘿嘿……”

周封發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他從葉思雨的口中得知,當初葉家乃是青州霸主,丹道世家,族中有不少煉丹師都在朝中為官,擔當御醫,一時輝煌無兩,神醫谷也只能靠邊站。

但是,自從丹鼎道人突然消失之后,葉家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最為致命的就是蘭妃娘娘吃了葉家御醫煉制的保胎丹,導致龍種滑落,元氣大傷這件事情。

葉家在朝中得那些御醫,全部被斬,震驚朝野。

可以說,葉家的沒落,乃至最終走向滅亡,與蘭妃娘娘有著很大的關系。

當初的事件,真相是什么,只有蘭妃娘娘心中最清楚。

但是丹鼎道人是葉家老祖,知道了家族被滅,族人死光,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丹鼎道人不是死了嗎?有什么好說的?”

蘭妃娘娘心中立刻掀起了狂風巨浪,但是臉上在努力的保持鎮定。

“死?這是天荒大帝告訴你的吧,可惜不是真的,天荒大帝欺騙了你,丹鼎道人根本沒死,而是被他關押了起來,不久之前,我還親眼見過他?!?/p>

周封說道:“怎么樣,蘭妃娘娘?如果你肯放我們走,我就告訴你丹鼎道人在什么地方?!?/p>

“好!我答應你?!?/p>

這一次,蘭妃娘娘想也不想,就答應了下來。

她可以分辨得出,周封的這一番話不像有假。

丹鼎道人的恐怖,絕對要遠遠在周封,以及石饑娘娘之上。

如果丹鼎道人突然回歸,知道了當初的事情與她有關,那還得了?

她恐怕死路一條。

這可是關系著自己的身家性命,她怎么敢大意?

只要知道了丹鼎道人的信息,就能提前做好部署,占據主動。

“爽快!”

周封大聲說道,也不怕蘭妃娘娘耍賴,立刻就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丹鼎道人,這些年一直被天荒大帝關押在焚州,焚州的天火山脈,你知不知道?就在那里,他的實力已經恢復了不少,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會破開封印,逃脫出來?!?/p>

“焚州?”

那個女子突然說道:“前段時間,焚州的天火山脈發生了巨大的震動,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武者前去,難道就是因為丹鼎道人?”

“沒錯,是這樣的?!?/p>

周封點了點頭:“天火山脈的一切,實際上就是丹鼎道人布置的陰謀,把武者吸引過去,然后殺死,恢復實力?!?/p>   最J.新章h^節q上●酷&/匠網0

“怎么樣?蘭妃娘娘,這個消息對你有沒有用?你還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訴你?!?/p>

“你既然見過他,以他兇殘的性格,肯定不會那么輕易就放你走的,所以你們交手了,他都殺不了你?”

蘭妃娘娘也不客氣,想了想,問道。

“他想奪取我的身體,但是被我識破了,我也是僥幸逃過一劫?!?/p>

周封如實說道。

這種事情,打腫臉充胖子沒有意義,也沒有人會相信。

“你還有要問的沒有?沒有的話,我們就走了?!?/p>

“她不能走!”

蘭妃娘娘指了指古清幽。

“師尊,你們快走吧,我不會有事吧?!?/p>

古清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周封看了一眼古清幽,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該說的之前在東宮的時候已經說過了,于是就和石饑娘娘走出了司天監。

“老姐,難道真的就這樣放他們離開?”

那個女子走到蘭妃娘娘的身旁,望著周封和石饑娘娘離去的背影,開口說道。

“我有一種感覺,此子會成為朝廷的心腹大患?!?/p>

“朝廷的心腹大患還少嗎?不用擔心,這或者對我們來說并非壞事,他與妖孽勾結在一起,遲早要出事的?!?/p>

蘭妃娘娘說道。

“這個妖后,已經過去這么多年了,還是這么能勾搭男人,先是李億玄,現在是周封,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周封?你要是看上他的話,倒是可以爭取過來,這樣他就是我們的人了?!?/p>

“他才多大,十多歲的少年而已,我的年紀都可以當他祖母的祖母了,怎么會看上他?老姐你不要說笑了?!?/p>

“你是老了一點,但是畢竟這么多年都是一個人,是該考慮終身大事了?!?/p>

“一個人挺好的,兩個人才可怕,有了羈絆,就沒了自由?!?/p>

“隨便吧,你高興就好了!”

蘭妃娘娘說完這句話,就飛走了。

女子站在原地,再次望了一眼遠處,臉上的黑色面紗突然掉落下來,露出一張美得令人窒息的臉龐。

看上去像是一個少女!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