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情況有些復雜。

秦城整個人都差點趴在了女人的身上,手還正在搶奪女人手中的玉符,而這一切都被剛剛清醒的女人看在了眼里。

秦城干笑了一聲道:“那個……我說我是不相信趴下來摸到了你的玉符,你信嗎?”

女人直勾勾地盯著秦城,一直把秦城盯得有些發毛。

“那個,如果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p>

秦城緩緩直起身子,想要離開玉棺,他感覺自己的身下就是一個定時炸彈。

要是不趁著這個女人還迷糊的時候逃走,等到女人清醒過來,那就完蛋了!

好在女人并沒有阻止秦城的意思,這讓秦城得以安全地出了玉棺。

“你沒事吧?”張啟然立馬開口問道。

秦城轉過頭,有些哭喪著臉道:“她真的是活的!”

“我看到了?!睆垎⑷坏拿碱^微微皺起,他已經漸漸釋放出自己的感知了,但那女人卻是沒有任何反應。

“這女人似乎并不是至強者,如果她真的是,我們倆現在肯定吃不了兜著走了?!?/p>

“走?”秦城嘴角抽搐了一下,嘆道:“還是別想著走了?!?/p>

就在這個時候,棺材之中的女人突然坐了起來,雙目直直地看著秦城和張啟然。

秦城在傭兵戰場打拼多年,見過的殺戮血腥無數,但也從沒真正看過這種詭異的事情。

“你們是誰???”女人的眼睛之中帶著幾分迷茫,喃喃道:“我怎么在這里?”

秦城和張啟然對視了一眼,這女人莫非是失憶了嗎?

“這位前輩……請問你是不是彩玉門的人???”秦城輕聲問道。

“彩玉門?”女人眼里露出了幾分思索之色,“聽起來有點耳熟啊?!?/p>

秦城連忙提醒道:“你的手上有一枚玉符,或許是和彩玉門有關的線索!”

女人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符,眉頭微微一皺,輕聲將上面寫的東西念了出來。

“萬河匯聚處,天地一彩玉?!?/p>

秦城心中微微一動,這個所謂的萬河匯聚處,難道就是彩玉門的位置?

那玉符的背面之上寫著兩個簡單的字,“彩衣”。

“彩衣?”

秦城愣了一下,他之前才剛剛從張啟然那里聽到了這個名字,而這玉符之上居然也有著彩衣這個名字,莫非……

“秦城,看來要叫莫玉雙和洛長輝過來了?!?/p>

“如果她真的是彩玉的話,治好她或許能成為我們了解彩玉門的一個契機!”

張啟然神色肅然道:“任何一個上古宗門的出世都是對現在武道界的一大沖擊,我們需要早做防備?!?/p>

秦城點了點頭,上古宗門的思想觀念和現在很有可能會有沖突,所以能夠提前做個準備也是好的。

之前彩玉門并未出世,只是將彩衣帶回去,現在彩衣都還在外面,誰知道彩玉門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p>

彩衣花了很多時間去思考,但仍舊沒有能夠想到自己和彩玉門能有什么關系,甚至彩衣這個名字她也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

“我們倒是認識和彩衣有關系的人,要不你就先跟我們回去?”秦城試探著問道。

彩衣謹慎地道:“我不知道你們是好人還是壞人?!?/p>

這個問題倒是很精髓。

秦城有些哭笑不得,彩衣都已經失憶了,這怎么跟她說好壞的問題?

“那你說,怎么樣才能夠算作我們是好人?”張啟然笑著道。

“除非你……”彩玉皺著眉頭想了想,突然微笑著拍了拍自己身邊的玉棺道:“把它也帶上!”

“它?”

秦城瞪大了眼睛,這玉棺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的,重量那叫一個恐怖,剛才都三個人抬!

張啟然想了想,點頭答應了下來。

當然,這件事情最后又落在了秦城的身上了。

張啟然美其名曰是鍛煉一下秦城,自己則是背著手走在前面了。

秦城頂著一個奇重無比的玉棺下山,玉棺之中還坐著一個不安分地到處看的彩衣。

這玉棺的重量十分恐怖,秦城不得不觀想了皇字才能夠承受住這樣的恐怖力量。

“喂?!?/p>

彩衣從玉棺之上探出頭來,好奇地問道:“我以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秦城想了想,同時被洛長輝和莫玉雙喜歡上的人,其實很難想象,因為這兩個人完全就是不同的類型,居然喜歡上了一個女人。

“我也不知道,但你以前應該很討人喜歡?!鼻爻钦J真地道。

按照年齡來講,秦城叫她一聲奶奶都沒問題,想想洛長輝的樣子,再想想彩衣……

“咳咳……”

秦城咳嗽著,讓彩衣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疑惑之色。

秦城頭也不抬地問道:“你會想要找回以前的記憶嗎?”

“還是說,你想要就這樣過上一輩子?”

彩衣眨了眨眼睛,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在黑夜之中也顯得明亮十足,充滿了靈氣。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還是想要想起來,如果沒有以前的記憶,那我的生命里除了黑黑的墻壁就沒有別的東西了?!?/p>

秦城沉默了一會兒,也就是說彩衣并不是被他喚醒的,而是她時不時地會蘇醒。

“相當于被活埋么?”

秦城有些頭疼,他不知道洛長輝那個執拗的老頭知道這件事情之后將會變成什么樣子。

“還是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吧,不然他肯定會怪我的?!?/p>

秦城搖晃了一下腦袋,把這些事情都甩出了腦袋,他現在還想要今早去彩玉門把解藥拿到手。

“等等……我車呢?”

  f√看正版$章O.節lz上酷、匠網Z0_

“我停這兒那么大一輛越野車去哪兒了?”

秦城愣住了,看了看正消失在黑暗之中的紅色尾燈,耳邊傳來了張啟然的聲音。

“小子,帶著她直接去李記日報的辦公室吧,我在那兒等著你?!?/p>

秦城愣住了,看了看那雖然不算太大的玉棺,嘴角抽搐了一下。

秦城被騙了。

原來張啟然壓根就沒有變,還是那么不靠譜!

“這么大一個玉棺,你要我頂著在京城之中走來走去?”

深山之中傳出了秦城的大喊聲還有彩衣隱約的嬌笑聲,讓山下的居民們夢里都是驚出一身冷汗。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