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國泰微微一愣,問道:“上下級?你的意思是說,你是云安集團的員工?你是錢忠的心腹?”

許國泰有些震驚,云安集團是什么概念?!

初步投資就四十個億,震驚了半個江南,整個寧海上上下下的商家都想巴結的巨型企業!

如果林安是這個企業總經理的心腹,那等級和實質地位將遠遠比自己這個小小的三流世家的家主要高!

林安搖了搖頭,“不,錢忠他是我的心腹。嗯,也不能說心腹吧,總之,他是我的下屬?!?/p>

“什么??!”

許國泰瞪大了雙眼,一臉不肯置信的表情,用著將近嘶吼的聲音說道:“錢忠可是云安集團的總經理,在他上面只可能有一個人!”

“對?!?/p>

林安淡然道:“就像你想的那樣,我就是云安集團背后的,那個姓林的神秘富豪。云安集團就是我一手創立的,云安云安,取得就是許云瑤的云,和林安的安字。您還有什么疑問嗎?”

轟??!

一聲炸雷在許國泰心中轟然炸裂!

許國泰只覺得自己腦子里嗡的一聲!

緊接著,他身體一軟,要往側邊倒去。

林安趕緊上前一把將其拉住。

“爺爺,您沒事兒吧!”林安焦急的問道。

許國泰沒有應答,他的腦袋微微有些搖晃,眼前有些發花,大腦一片空白……

這個信息對他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

雖然他推測林安肯定不簡單,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林安竟然是許家最大的依靠和希望,叱咤寧海商界風云的云安集團的老板!

許國泰到今天,算是全明白了!

怪不得,怪不得!

許家眾人施壓了那么多次,許云瑤依然穩穩的坐在云安集團負責人這個座位上!

怪不得他能隨手買下星空酒店。

怪不得他能找來鄭克華的左膀右臂……

怪不得寧海那么多商界的大人物要對林安俯首帖耳!

全都因為林安是云安集團的老板!

自己竟然屢次三番的想搞掉他?

可笑,可笑!

滑天下之大稽!

許國泰渾身顫抖,一種恐懼,震驚,慌張,興奮重重的情緒混合的思維纏繞在腦海里,怎么樣都揮之不去。

林安趕緊叫黃三針,黃老頭兒也注意到了,趕緊拿出一根銀針,在許國泰后腦‘定魂’的一處穴位上輕輕地扎了進去,緊接著反復按壓,搓捻。

……

幾分鐘后,許國泰才長嘆一聲,悠悠轉醒。

“爺爺……”林安叫道,臉上有些許愧疚之色,說道:“對不起,我……我不應該在現在這個時候告訴您,您的身體本來就沒有痊愈,這個時候刺激您……”

許國泰苦笑了幾聲,擺了擺手,打斷了林安的話。

“不……你早就應該刺激刺激我這個老頭子……”許國泰說道:“不敢想象,不敢想象啊……看來我許國泰根本就不是什么狐貍,而是井底之蛙!我萬萬沒有想到,你竟然,竟然是林安集團的老板!”

許國泰頓足捶胸的說道,又是一陣猛烈地咳嗽。

林安趕緊拍著許國泰的背,說道:“爺爺,我不是要刻意隱瞞自己的,實在是……”

許國泰擺了擺手,說道:“無妨。這個年紀就到了你這個位置,你的身世背景,就不是我這個孤老頭子能想象的啦……大家族紛爭不斷,你有顧慮,這個也正常,爺爺能夠理解你。上次我生日的時候那些成箱的玉如意,金銀首飾,都是你叫人送來的吧?”

林安點了點頭。

  酷W-匠$\網.l永久{/免"費O看小說、([email protected]

許國泰苦笑,“果然……哎,慧雅這丫頭,還以為別人送給她的,原來全是我這云瑤孫女的面子啊……”

林安安慰許國泰說道:“爺爺,您哪兒的話,就是不看云瑤面子,您作為長輩,您過壽,我當然得送上讓您滿意的禮物……”

“好……好孩子……”許國泰激動得說道,緊接著,突然猛地一愣,好像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來,急忙拉著林安問道:“等等!那,那你送我的那個核桃?!”

林安無奈的一聳肩,說道:“那……當然不是一個普通的核桃,是我托人從京中古玩市場的的一位收藏大家的手中購得的,上面刻著青石林大師‘一葉行舟’圖的核桃……”

許國泰的手哆嗦了……

他可是比許如山還要資深的骨灰級老玩主??!

有的時候視這些名貴的文玩就如同自己的生命一般!

“那……那價值呢……”許國泰說話已經結巴了。

“這個……”林安有些含糊。

“說!沒事兒,爺爺頂得??!”許國泰故作淡定的說道。

“價值……三千多萬……”林安為難的說道,生怕許國泰再受不了打擊昏過去。

“噗……”

許國泰一口老血差點兒沒噴出來!

天吶!

價值三千萬的文玩核桃,竟然被自己這個不識貨的老糊涂當成廢品給一拐杖敲碎了!

許國泰恨自己都快恨瘋了!

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林安趕緊拉住許國泰的手說道:“爺爺……爺爺您別激動,回頭我再給您換個更好的,更名貴的!”

許國泰連邊抖連邊點頭,過了后一會兒才穩定下來。

許國泰緩了緩自己的心神,拉過了林安的說,滿臉都是慈祥的微笑,就像看著自己的孫子一樣,這是過去他從來沒有在林安面前露出過的面容。

他上下打量著林安說道:“瞧瞧……瞧瞧今天穿的這一身衣服,真是人靠衣裝,小伙子真精神!怪不得上次在許家慶功宴上,我覺得你穿許如山的西裝合適,這才是你最起碼應該有的行頭啊。哎,爺爺當年,要是知道你……哎!都是我老頭子勢利眼!”

說著,許國泰就要舉起手打自己,林安趕緊攔住了。

“爺爺,爺爺您不用這樣……當年的確是我自己隱瞞了身份,這也不能怪您,您不用過分自責?!?/p>

“你……你真的不怪爺爺?”許國泰問道,他不敢確定,畢竟現在自己回想起來,過去做過太多太多愧對于林安的事情了,如今一樁樁一件件數起來,他許國泰都覺得臉紅!

林安微微一笑說道:“哪里的話,爺爺,您是長輩,我怎么會怪您呢,只有您以后認我這個許家的女婿,我就知足了?!?/p>

許國泰老淚縱橫,緊緊地握著林安的手不住的說道:“好,好!”

林安安慰著老人,突然又想起一事,跟許國泰說道:“爺爺,您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

許國泰說道:“你說,爺爺虧欠你的太多了,只要你說的出,爺爺就能做得到!”

林安點頭道:“那您就替我保密,不要對許家任何人說起我的身份,尤其是……云瑤?!?/p>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