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諸天驕的眼前,宮殿林立,雕梁畫棟,金碧輝煌,雍容華貴氣度超凡,置身其中,猶如仙境一般,在這里,有祥瑞之氣籠罩其中,天穹上有仙鶴振翅飛翔,長嚦于虛空,有飛瀑流泉倒懸,瀑布猶如白練一般傾瀉而下,其聲若仙樂。

當真是一幅仙家做派。

不愧是上界天,不愧是三圣宗。

雖然不曾來過,但是上界天的傳聞卻聽過很多。

傳聞,上界天有至強者,稱圣人,三圣齊聚,開宗立派,創立宗門,以三圣為名。

這便是三圣宗的由來。

其中,有強者無數,上界天的地域也遠超下界天的皇朝。

這兩界天,天地之差。

下界天中,諸侯爭霸,皇朝林立,爭的是權力。

上界天中,宗門林立,強者無數,爭的是實力。

其中差距,天差地別。

  /j酷¤匠e。網首*發t0

三圣宗再上界天中便是頂尖宗門之一。

其地位,堪稱超然。

宗門之中弟子萬千,大多是都是驚才絕艷之輩,隨意一人放入夏圣皇朝之中,都是能輕易碾壓皇朝天驕。

當然,燕子初除外。

他被姜云凡一拳鎮壓,重傷瀕死。

此時已經被帶走了。

此時,諸天驕身前,有三圣宗強者佇立,他們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孩子們,他們開口道:“爾等聽好,從今天開始,你們便是三圣宗的弟子了,能入三圣宗,便是說明你們的天資都不差,三圣宗會給你們提供的優越的修行條件,爾等當努力修行,不辱沒三圣宗萬載威名?!?/p>

聞言,諸天驕皆是無比激動,熱血流竄,沸騰無比。

“弟子遵命?!?/p>

隨后,他們被帶走,熟悉三圣宗的一切,并分發物品。

姜云凡則是站在原地。

有強者看著姜云凡,神色閃動:“你怎么不跟著一起?我的話你沒聽到嗎?”

他的聲音有些嚴厲。

對此,姜云凡開口道:“前輩,我姓姜名云凡,秦歌前輩說我入三圣宗之后便讓我去找他,說接引我的人會帶我去,但是他有事先走了,若前輩無事,可否帶我見秦歌前輩?”

聞言,那強者神色閃動。

秦歌,在三圣宗中,也算是一號人物。

上使地位。

在三圣宗中,地位言明。

弟子分五等:入門弟子、普通弟子、精英弟子、核心弟子、親傳弟子。

而宗門之中,強者地位也是嚴明。

最低等的便是講師,他們負責教導入門弟子然后是上師,負責交代普通弟子。

這兩等都不具備收弟子的能力,只能負責交代大眾弟子,地位低下。

而上師之后,便是上使,一字之差,便是天差地別。

上使的地位僅此宗門長老。

他們有的是長老的弟子,在宗門任職,有的是靠自己身修為已經努力,爬到了上使的地位。

上使,有資格晉升長老。

而且他們可收弟子,拜入上使門下,直接晉升精英弟子。

享受宗門精英弟子的待遇。

而在上使之上,便是便是宗門長老。

長老人物地位超然。

他們的弟子自然是三圣宗的核心弟子,待遇僅次于親傳弟子。

在長老之上,便是宗主。

三圣宗有三位宗主,其門下,可成親傳弟子。

這便是三圣宗之中的潛在等級。

此時接引姜云凡等人入三圣宗的都是宗門護衛,比起講師還不如。

聽聞上使。

他心中自然震動。

不由得打量起姜云凡來。

“此話當真?”那護衛看著姜云凡,微微疑惑。

上使為什么要見這個孩子?

那不成,在皇朝之中,便是已經將其內定成為弟子,準備教導修行?

聞言,姜云凡點頭。

他笑道:“前輩,我初入三圣宗,豈敢撒謊,還請帶路?!?/p>

那侍衛點頭。

帶著姜云凡直奔秦歌上使的住處而去。

在三圣宗,上師之上,皆有宮殿,司其事。

在侍衛的帶領下,姜云凡站在一處宮殿外,此宮殿輝煌大氣,他心中驚嘆。

不愧是頂尖宗門啊。

盡是一座宮殿,都快堪比他們家的姜王府了。

姜云凡站在原地等候。

那侍衛上前通稟,鎮守宮殿的侍衛則是走進宮殿傳話,很快,便是跑了出來。

“姜云凡,隨我來?!?/p>

聞言,姜云凡走上前去,他身邊,那侍衛神色震動。

竟然是真的。

“多謝?!?/p>

他對著那侍衛點頭,然后隨著這座宮殿的侍衛進入其中。

殿中,秦歌正在等他。

姜云凡走了前去,秦歌正在笑著打量著他。

“聽說我給你安排的考驗通過了,而且,你還只用了一拳,不但如此,還差點把燕子初打死,呵呵,你小子到是有點意思?!鼻馗栊χ_口。

聞言,姜云凡眼中也有笑意。

“多謝前輩夸贊?!?/p>

“秦前輩,您說過,我入三圣宗會有人教導我修行,是你嗎?

而且,你說你認得我爹娘。

你們是什么關系?”

姜云凡連續問了兩個問題,對此,秦歌沒有急著回答,而是起身走到姜云凡的面前,看著眼前的白衣少年,他神色微微晃動著。

這小子,跟他真的很像。

就仿佛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般。

秦歌道:“的確有人要教導你修行,但是不是我,是你師公。

至于你爹娘,我也認得。

我們沒什么關系,只不過有過數面之緣罷了,但是算起來,我要叫你爹一聲師叔?!闭f著,他躬身,看著姜云凡,神色之中有著幾分復雜之色,他失笑道:“而且,你也不能叫我前輩了,因為將要教導你修行的人,是你爹娘的師父,也就是我的師公,是我師父的師父,所以,以后你就是我師父的小師弟了,我還要叫你一聲小師叔呢?!?/p>

“秦前輩,你的意思是我爹的師父要教導我修行?”姜云凡神色閃動,尷尬的問道。

對此,秦歌點了點頭。

“沒錯?!?/p>

聞言,姜云凡一怔。

這…

什么情況?

秦歌前輩,變成了他的師侄?

而對面,秦歌說完,神色閃動,隨后笑出聲來。

“哈哈,那你豈不是跟你爹成了師兄弟了?”秦歌點了點姜云凡的鼻子,笑容更甚。

姜云凡也是哭笑不得。

這都什么輩分啊,怎么這么亂?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