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能救?呵呵?你以為我們都是白癡嗎?”

面對盛怒之下的周小昭,列啟陽則是一臉冷笑,他仿佛站在道德制高點,厲聲道,“你就是那個剛才亂出手的醫生吧?明明是你,用了透支小女孩生命的惡毒針法,現在怎么?說自己能救,然后把責任推在我的身上?”

“你個蠢貨,知道什么叫九陽還魂針嗎?”

周小昭此刻倒是冷靜下來了,一臉鄙夷地看著列啟陽。

秦清榮之前還和他說過列啟陽是何等的人物,身在國醫館,是正兒八經的大國手,可是現在聽他這話,周小昭知道,這貨就是個欺世盜名之徒。

“什么九陽還魂針?怎么?你以為你的胡言亂語,就能騙的了我們?騙的了司徒女士?”

列啟陽果然不知道九陽還魂針。

周小昭冷笑,他看了一眼司徒顏,接著便是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信任我,但至少在他沒出手前,你的女兒起碼是有心跳的,說我透支生機。。你難道也真的信他的話?”

司徒顏認認真真地看著周小昭,此刻她也逐漸冷靜下來。

的確,在列啟陽進入手術室之前,所有醫生都說自己的女兒身體狀況很好,是這個針法在維系女兒的生命。

是列啟陽來了之后,說周小昭下的針是害人的針法,自己當時關心則亂,讓列啟陽拔了針,結果女兒的情況,就忽然變得惡化,以至于到了剛才,列啟陽出來通知自己女兒已經不行了。

“現在快沒時間了,我只有一句話,你信我,我救你女兒一命,如果你不信我。?!?/p>

“我信!”

  酷匠網唯$q一正;版VS,q其他;都》《是N盜Uu版v!0I

司徒顏打斷了周小昭的話,事實上她也沒有完全想清楚,只是和剛才一樣,關心則亂。

因為太不希望女兒出事,所以她現在才會選擇相信任何一種可能!

“司徒小姐,我希望你不要被人騙了!我是大國手,他算是什么個東西?他有行醫資格證嗎?”

“他有!”秦清榮大聲喊道,“他是我遠大集團首席專家,他還是救了我奶奶的神醫,連中海首富陳天南之前的病癥,也是他治好的!你列啟陽,沒有質疑他的資格!”

列啟陽氣得胡子發抖,惡狠狠地盯著秦清榮,“我可是代表國醫館,你一小小的秦家豎子,敢如此對我說話?”

秦清榮不卑不亢,惡狠狠地說道,“國醫館又怎么了?那里面的醫生,也不見得有幾個比得上我康哥!”

接著,他又真誠地對司徒顏說道,“司徒姐,我知道你在怪我,但我康哥是真的有本事的,我愿意用我的命來做保證,如果康哥治不好小希,我把我的命賠給小希!”

晉無眠聽到這話,臉上露出濃濃的諷刺之色,“笑話!堂堂秦家大少,居然把人命看的如此兒戲!連賠命這種愚蠢之語,你都說得出來?”

可司徒顏這一次,卻沒有再噴秦清榮,而是微微贊許地看了秦清榮一眼,隨后她的眼睛充滿決絕,“我決定了,周醫生,我相信你!”

“哼!”列啟陽一揮手,滿臉惱怒,“既然是這樣,那老夫只能說這件事和我再無瓜葛了!”

晉無眠也很惱火,眼看著事情都談妥了,司徒小希是死是活,說實在的,他真的一點都不在意。

他只是希望司徒顏這樣的專家能為晉家工作。

可沒想到,周小昭和秦清榮這兩人忽然冒出來,直接打亂了他的計劃!現在,直接搞得列啟陽和司徒顏產生了沖突。

不過畢竟列啟陽才是他真正倚重的人,所以晉無眠只能對著司徒顏說道,“司徒小姐,既然是這樣,那晉某也不方便留在這里了,我們之后再聯系吧?!?/p>

說完,晉無眠拉著列啟陽就走了出去。

周小昭沒有耽擱,簡單將列啟陽拔出來的銀針消了消毒之后,迅速在小希的身上將九陽還魂針下了一遍。

當然,這個時候,其實小希的傷勢比起之前還是緩解了一些的,雖然周小昭依舊能感覺到這一次自己身上大量的元氣被抽空,但總歸,他還是堅持將最后一針落下之后,他才身子一歪,半跪在地上。

這個時候,他臉蒼白得可怕,秦清榮直接扶住了他。

“告訴司徒顏,小希。。沒事了?!?/p>

說完這話,周小昭閉上了眼睛,他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

其實也不用秦清榮和司徒顏說這件事了,因為就在周小昭閉上眼睛的時候,旁邊的醫護人員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小希的心跳已經恢復了,而且數值不斷上升。

最關鍵的是,一直沒有任何動靜的小希,居然微微顫抖了一下,小小的胳臂,也開始緩緩地掙扎。

那里是小希受傷的位置,剛剛包扎好,可能還有些疼,小希居然微微皺了皺眉頭。

“真的救活了!”

“天??!太不可思議了!”

旁邊的醫護人員都是大聲喊道,而司徒顏則是激動地撲了上去,顫抖著的手不斷在女兒的臉上拂過。

她想要觸摸女兒,卻又不敢真正碰到女兒,生怕女兒因為自己的觸碰,再傷到了。

“謝謝。。謝謝你周神醫!謝謝你周神醫!”

到了這個時候,司徒顏怎么還能不知道,列啟陽根本沒看出之前周小昭的治療方法,才會錯誤地選擇拔針。

真正要推卸責任的也是列啟陽。

只不過這個時候,司徒顏已經來不及憤怒了,她全部的情緒都因為女兒的病情緩解而變成了極大的愉悅。

休息了一會兒之后,周小昭才微微一笑,接著對著司徒顏說道,“給小希準備一些溫水,待會兒醒來的時候她可能會覺得口渴。?!?/p>

“謝謝你!真的謝謝你周醫生!”

司徒顏都快激動哭了,對于她來說,女兒就是天,就是地。

周小昭救了她的女兒,完全是拯救了她。

面對這樣熱情的感激,周小昭還有些不習慣,他現在還是有些疲憊,所以打算休息了,可是忽然,他抬眼看了一下病房里的鐘,緊接著忽然大聲道,“臥槽!六點了!我媳婦兒要下班了!清榮,快送我去青舟中學!”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