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銘望著楚菲那張熟悉到了骨子里,卻又變得陌生的臉,此一刻他的心里也是無比地復雜,似有一萬句話想要對楚菲說,可是真正到了嘴邊,他卻成了啞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楚菲也同樣如此,她低著頭,端起了茶杯,目光卻是在神游太虛,沒有正視林子銘。

天字號包廂,很富麗堂皇,處在身中,就跟在仙境一樣,面積巨大,小橋流水人家,仿佛就是一個小世界。

就連在這里服務的,都是姿色絕對頂級的俊男靚女,隨便一個拉出去都是可以做明星,做模特的??墒窃谶@里,卻是服務員而已。

林子銘回到了這里,他的心情也很復雜,說起來,他也有四年多沒有回來這里了,聽風亭,是爺爺一手創立的,當時也是要繼承給他的。

安靜。

兩人對坐無言,林子銘揮了揮手,把包廂里的十幾個服務員都打發了出去,偌大的天字號包廂里,就剩下了林子銘和楚菲而已。

足足沉默了兩分鐘,沒有人說一句話,氣氛越發地尷尬,也越發地不正常。

在這時,林子銘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來,接了電話,楚菲下意識地望過去,立刻看到林子銘的手機還是那部老款的國產機,還是當初楚菲送給他的,現在已經很殘破了,但是林子銘居然還在用……這個小細節,讓楚菲心里更加地掀起了漣漪。

林子銘沒有意識到這點,他接下了電話,說了幾句話,臉色微微變化了一些,然后點頭說了一句我知道了,掛掉了電話。

由他先開了口,對楚菲說道:“不好意思,我臨時有點事,需要去處理一下,就不陪你了?!?/p>

聽到這話,楚菲的心里莫名有些失落,表現了一些在臉上,她擠出笑容,說道:“沒事,你去忙吧,不用管我?!?/p>

林子銘捕捉到了她的這股失落,微微地怔了一下。

“你可以留在天字號包廂,任意消費,有一切需要的,就吩咐服務員好了,他們可以滿足你所有要求?!绷肿鱼懶χf道。

楚菲嘴唇動了動,想說點什么,但是到后面都還是沒有說出來,最后只是點了點頭,言簡意賅地說了一個好字。

林子銘出去了,天字號包廂里剩下了楚菲。

她放松了下來,開始打量這個所謂的天字號包廂……

剛才她滿腹心事,沒有注意這里面的環境,現在才看出來,這個天字號包廂的不簡單,人處在這里,感到十分地舒服和放松,原本她的精神挺疲憊的,現在也精神了許多。

越觀察就越驚奇,這天字號包廂里的任何一個地方都是精心雕琢過的,每一個物件都是藝術品,價值不凡,楚菲還看到不少黃金打造的器具。

過了一會兒,有兩個服務員進來,禮貌地詢問楚菲需要什么,楚菲本著試探的態度,提了一些過分的要求,沒想到服務員都一口答應下來了。

甚至她還提到了能不能邀請現在一位當紅明星過來給她唱歌,她本來就沒有抱任何希望的,沒想到服務員直接一口答應下來了,笑著告訴她這位當紅明星正好在附近的鳳城,剛開完演唱會,半個小時內就能過來給她單對單地演唱!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她都驚呆住了,沒想到,這樣的要求,聽風亭都能幫她實現。

要知道,她也是知道一些娛樂圈里的行家的,要請這位當紅明星演唱,出場費不低于五百萬,結果她一句話就可以請過來,并且還不用她花一分錢!

這也太……夸張了吧!

楚菲著實被震撼到了,除此之外,她還有幾個聽起來不可能實現的要求,這兩位服務員也沒有露出任何驚訝或者為難,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了,只是都需要一段時間而已。

現在她開始明白,為什么肖成聽到林子銘能夠訂下天字號包廂時的表情,為什么是這樣震撼和恐懼了。

現在她也是同樣的感受了……

不過,除此之外,她還多了一種疑惑,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林子銘嗎?居然有資格在聽風亭享受到天字號包廂的待遇?而且,就剛才聽風亭的那些高層,對林子銘還那么地恭敬……那種姿態,不太像是面對客人,而是更多的,像是面對……主人!

得到了這個想法,楚菲整個人都凌亂了。

過了半個小時,那個當紅的明星果然是來了,對她的態度還是出奇地恭敬和謙遜,絲毫沒有在電視上說的那樣高冷。

秘書也回來了,她坐在楚菲旁邊,看著面前當紅歌星在賣力地演唱,她現在都懵了,對林子銘崇拜到了極點!

楚菲本來是沒想在聽風亭呆多久的,原本她打算和肖成談下了這個合作,馬上就回楚家,可是現在,在天字號包廂里,她根本不想走了……

最后她和秘書在天字號包廂里足足呆了將近半天,四個多小時,見識到了聽風亭的牛逼,天字號包廂的那份尊貴,她接到了公司打來的電話,才戀戀不舍地離開。

而在這四個多小時里,林子銘都沒有回來過,讓楚菲等得特別地失落。

她現在心里多了一種情緒,那就是后悔……

自己和林子銘離婚,是不是一件錯誤的事情呢?

同時她也十二分好奇,林子銘到底是什么人,什么身份。

  =:更新最I快U上酷匠U網j0RB

林子銘去哪里了呢?

他接到了林楓的電話,就出來了。

“二少爺?!?/p>

林楓看到林子銘后,姿態謙遜地行了個禮。

“嗯?!绷肿鱼懙c頭,算是回應了。

“二少爺,您這次是要回林家了嗎?”林楓輕聲地問道。

聽風亭是爺爺林長天一手創立的,其實算起來和林家并沒有太大的關系,一直以來,林山河和林子豪都想染指,但是因為聽風亭獨特的存在,所以都導致林山河和林子豪遲遲拿不下來。

但是,這不管怎么說,都是林長天的東西,被林家收回去只是遲早的事情。

林子銘點頭道:“不完全是,只是暫時回林家,拿回屬于我的東西我?!?/p>

林楓哦了一聲,陷入了一陣沉默中,然后他猶豫了一會,說道:“二少爺,現在大少爺大少爺也回來了,他回來了就揚言要對付您,您回去了林家,要小心啊?!?/p>

“嗯,我心里有數的?!?/p>

林子銘微笑著點點頭,拍拍林楓的肩膀,剛想問點東西,這時候從前方傳來了一陣喧嘩的聲音,緊接著,就有一群人,一腳把門踢開,闖了進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