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萬里能夠給林雅清下達通牒,同樣林雅清也能夠給林萬里下達通牒。

畢竟現在主動權掌握在林雅清的手中,你林萬里不同意,那就自己派人過去,反正我就待在帝都。

“清兒,怎么和你大爺爺說話呢!”林天河立即呵斥了起來林雅清。

“爺爺,我……”

“你大爺爺是為你好,怕你累著!”林天河緊繃著一張臉,聲音也變得冷了下來:“你什么時候變得如此不懂事了?”

本來林萬里的心中充滿了怒火,不過如今林天河這么將林雅清給訓斥了一頓,使得林萬里心中的怒火當即消失了不少。

雖然怒火消失了不少,但林萬里也知道,林天河不過是在做面子上的工程而已,實則林天河恐怕和林雅清是一樣的想法,只不過因為自己在這里的緣故,他不得不這么做!

“天河,沒事!”林萬里顯得很是大度,絲毫不在意:“清兒畢竟還小,不懂事也很正常,好好的和他說就可以了!”

林天河微微的嘆息了一聲:“大哥,你也知道清兒的父親不知所蹤,母親有削發為尼,一直以來我對她的管教也松懈,也害怕我若是管的多了,別人會說三道四,才會讓……”

“沒事,沒事,都是自家人,我知道!”林萬里立即打斷了林天河的話:“清兒,我說的話,你考慮一下!”

“大哥,這不用考慮,我替你答應了下來!”林天河信誓旦旦的保證道:“到時候你直接派人過去就可以了!”

“那好,我就打擾你們爺倆了!”

話音落下,林萬里直接轉身離開了這里。

林萬里剛剛離開,林雅清就對林天河質問了起來:“爺爺,你為什么要這么做,他是什么意思,難道您不清楚嗎?”

“你拒絕有用嗎?”林天河滿是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你大爺爺不達目的是不會罷休的,如今他是客客氣氣的來和你說,若是你拒絕的話,接下來他還不知道會用什么手段呢!”

“爺爺……”

“清兒,林氏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林天河直接打斷了林雅清的話:“以前覺得你小,很多事情都沒有告訴你,如今我想有些事情也是應該告訴你的時候了,不然的話,你根本不知道林氏的水到底有多深!”

林雅清立即來了興致,盯著林天河。

“你父親失蹤的事情,我一直再查,最終所查到的一切證據,全部都指向了你大爺爺!”林天河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林雅清在聽到這話后,嬌軀立即開始輕顫了起來,就連臉色也是在這一刻大變。

林雅清的父親在她十幾歲的時候就失蹤了,這么多年來,一直都沒有任何的音訊,林氏也一直在尋找,可是卻始終都沒有任何的消息。

如今林天河忽然告訴她,她父親失蹤可能是出自林萬里的手筆!

“難道是他……”

“我不知道,沒有查出來,但是他肯定知道什么,只是沒有透露出來!”林天河知道林雅清想要問什么,直接打斷了林雅清的話:“你以為你母親削發為尼,是因為看破紅塵了嗎?”

“難道也和他有關系?”

“和大房二房都有關系!”林天河臉上充滿了苦澀:“你母親可不簡單,當時你父親和你母親還在的時候,咱們三房有這么弱嗎?”

林雅清陷入到了沉默中。

當時她父母都在林氏一族的時候,他們這一房可是絲毫不遜色大房的,完全敢直接和大房拍桌子。

但是自從她父親失蹤,母親削發為尼后,他們這一房就開始走下坡路,而且還越來越嚴重。

“林氏之中的水太深了,深的讓你看不見底!”林天河長嘆一聲:“現在咱們三房太過薄弱,不要和他們任何一房去叫板,也不要選擇站隊,只有這樣,咱們才能夠存在,不然的話,很有可能會被他們給一口吞掉!”

“我知道你心中不服,可是不服能夠有什么辦法呢,這個世界就是這個樣子!”

“爺爺,我父親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需要全部都知道!”林雅清死死的盯著林天河,重重的詢問道:“您所查到的東西,我也要知道!”

林氏在尋找她父親,林雅清也在找,可是找來找去,都沒有任何的消息,如今林天河終于開口告訴了自己一些東西,林雅清就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林天河沒有吭聲,而是在林雅清的身上來回掃視了起來。

良久之后,林天河這才開口:“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要答應我,絕對不能夠去質問,必須要冷靜,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

當林天河在和林雅清說這些事情的時候,帝都一家十分高檔的私人會所中,林天驕正和司馬云坐在一起,把酒言歡!

“司馬兄,今日我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我……”

“沒事!”司馬云毫不在乎的打斷了林天驕的話:“正好我也想要和冉冬夜硬碰一次,看看他到底有多強橫,竟然如此不把人給放在眼中!”

“話不多說,司馬兄若是日后能夠用到我林天驕的地方,盡管開口,我絕對不會推辭!”林天驕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放心,如果需要我也不會和你客氣的!”司馬云輕笑一聲:“不過林少,這場戲我們還需要做全套??!”

“這兩天我會和二房的人接觸一下!”

“那就麻煩司馬兄了!”林天驕滿臉笑容的看著司馬云:“只要司馬兄幫我除掉林雅清,或者是讓她名譽掃地,我保證,日后我接管三房的時候,絕對是司馬兄最值得信任的盟友!”

“三房需要在走一步,不說能夠和林氏一族的大房比,但是卻也不能夠弱了二房!”

“只要司馬兄能夠把這件事情給做的漂漂亮亮,我就有辦法讓大房和二房互相爭斗!”林天驕眸子中閃過一道陰翳之色:“到時候,就是我們三房崛起的時候!”

“一旦到了那個時候,林少可就是三房之中的驕傲,到時候整個三房都絕對會對林少膜拜不已!”

無論是薛雨澤還是林雅清,亦或者是其他人,恐怕沒有人能夠想到,真正和司馬云合作的人乃是林天驕,并不是林氏一族中的大房也不是二房。

林天驕輕笑一聲,顯得很是意氣風發,不過卻也沒有在這件事情上面多說什么。

“司馬兄,今天晚上需要我幫你什么嗎?”

“不用,我能夠應付!”司馬云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濃厚的不屑:“今天晚上,我會將冉冬夜徹底的給廢掉,將其給打殘!”

  G.酷!匠,網●y唯mu一。正版,N其:他都●是●盜版0)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