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少坤一干人徹底呆滯了。

他們雖然自負不凡,但也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如果是與武社尋常的糾紛,江少坤出面,憑他軍部的身份,武鳴肯定要給幾分薄面。

但你他媽的殺了巡查使。

這讓他怎么搞。

巡查使那是什么人物。

等于是以往的欽差大人。

每一個都不得了,不可得罪。

眼前這位一開口就是殺了幾個。

這口氣,實在是大的嚇人。

更讓人震驚的是。

這位竟然還毀了韓圣的雕像。

那可是后者踏出去那一步后,宣布封圣前的形象,接受萬眾膜拜。

一共三十六尊。

每一尊都很尊貴。

毀人家雕像,等同于與武社開戰。

別說是他。

估計這事,就算是他們南境的王來了,恐怕也會感覺棘手。

一時間,場中的氣氛沉悶,有些尷尬。

然而就在此時。

與江少坤在一起的一人卻開口道。

“小子,你身手怎么樣,我不清楚,但你吹牛皮的功夫,倒是挺厲害?!?/p>

有人一臉鄙夷,臉上的神色對楚風卻是不屑一顧。

他壓根不信楚風的話。

  e酷tG匠P網Rd永_久qB免z費y看小:說p0%s

其他的不說,單單是毀壞韓圣的雕像,要真有此事,不說整個大夏國,最起碼江北都傳遍了,武社早就坐不住了。

畢竟韓傲天對這三十六尊雕像很在意。

雕像出事,豈能瞞過他的眼睛?

如今呢。

武社異常平靜,壓根就沒傳出什么風吹草動。

其他人聞言一楞,之后也紛紛點頭。

之前是被震驚了,沒細想,如今細品之下,也感覺不可能。

“小子,你竟然敢耍我!”

沉默片刻,江少坤反應過來,一張臉陰沉如水,看向楚風的神色不善。

楚風這次直接懶得開口了。

這念頭,太難了。

說真話也沒人信!

既然這樣,就沒得談了。

“小子,識時務者為俊杰,我沒心情與你開玩笑,我勸你還是將股份讓出來一些比較好,畢竟錢財乃是身外之物?!?/p>

江少坤強行壓下心中的怒火,這一次開口,已經帶著威脅。

“怎么,談不成,改明搶了?”

楚風聞言眼睛一瞇,他彈了彈小拇指的指甲,輕描淡寫道。

“你一句話,就讓楚某交出來百分之五十一,總要給我一個理由吧!”

之前孫長信說這浙海集團霸道,他還沒當一回事。

現在他算是見識了。

對方這已經不是霸道了。

明搶。

“你要理由,好,我就給你一個理由?!?/p>

江少坤冷笑一聲,他雙拳一握,居高臨下道。

“因為我拳頭硬,比你強,就這么簡單,誰讓你不如人,怎么談,我說了算?!?/p>

江少坤神色冷傲。

楚風聞言沉默。

他直接將江山坤無視了。

他發現這人太自信了。

什么時候兩個拳頭一握,就是強了。

他很想問問對方。

你難道沒看到江霖還在一旁站著的嗎。

你有他的拳頭大嗎?

見楚風這個態度,江少坤就猜到了什么,他哼了一聲,就再度道。

“小子,我知道你不服氣,也知道你是從戎之士,但你不到我這個境界,壓根不知道我的能量,我是惜才,才給你一次機會?!?/p>

“論年輕,我今年三十六了,癡長你幾歲?!?/p>

“論資歷,我是兵王之王,狼魂大帝,我估計憑你的能量,壓根不知道這四個字的能量,回去可以問你最高的老大,我保證他會嚇的尿褲子,做你班長綽綽有余?!?/p>

楚風沒想到,眼前這小子竟然給他講起了大道理。

見對方說個不停,他也不好意思打算,雙手一伸,江霖遞過來一只香煙,為其點上。

他這才有一口沒一口的吸著煙。

頓時,在他面前煙霧繚繞。

江少坤有點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話語說完,江少坤眉頭皺了皺,他敲了敲桌子,這才道。

“小子,你還有沒有一點紀律性,老班長跟你說話!”

楚風彈了彈煙灰,倒是看向了江少坤。

后者干咳一聲,身子微微前傾,繼續道。

“小子,對于我的提議,你感覺怎么樣?”

“怎么樣?”

楚風揚眉,他冷笑道。

“我看不怎么樣?!?/p>

“恩?”

江少坤雙眉一擰,神色頓時不善。

“你清楚你在說什么嗎?”

“我很清楚,云夢城是我楚家的產業,價值最起碼在五十億,你一句話,就讓我拱手讓人,你不覺得有點欺人太甚了嗎?”

“欺人?”

江少坤哈哈大笑。

“欺負你又能怎么樣,我剛才說的話,你難道沒有聽進去?”

“你剛才說什么了?”

江少坤,“……”

他強行壓著自己的怒火。

“我說,我比你大,職位比你高?!?/p>

楚風搖頭。

“不是這句,上一句?!?/p>

江少坤聞言楞了一下,搞不清楚楚風想說什么,但他還是思索片刻,這才開口道。

“我說是我惜才,才給你一個機會?!?/p>

然而,楚風還是搖頭,繼續道。

“不是這句,在上一句?!?/p>

江少坤,“……”

他絞盡腦汁思索了一下,這才道。

“我說我的拳頭比你強,怎么談,我說算?!?/p>

彭!

就在江少坤話語剛落,楚風一只大手伸出,他五根修長的手指,就壓在了前者腦袋上,猛然一按。

頓時,只聽嘭的一聲。

江少坤腦袋連同整個身子,竟然被楚風一下子按在了桌子上。

然而,這還不算。

在江少坤的猛烈撞擊之下,那桌子壓根承受不住,直接崩開。

江少坤整個人則直接進了桌子下面。

這一系列變化,說來太長,其實也只不過是幾個呼吸。

就連江少坤帶來的人,都沒反應過來。

等到眾人回過神來,就看到江少坤已經在桌子下面了。

在他上面,則是滿桌的飯菜碟盤,夾雜剩飯,全都蓋在他腦袋上了,別提多狼狽了。

眾人一臉呆滯。

仿佛都以為自己看錯了。

一個個愣愣的看著楚風。

然而,后者此刻卻不緊不慢的站起身來,他從口袋中拿出幾張紙巾,將雙手擦凈了,才丟到要爬起來的江少坤身上,淡淡的道。

“現在好像是我比你強,是不是接下來談判,我說了算?”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溫暖如冰說:   求惡魔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