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蕭征和蕭老爺子兩人手里提著禮品早早的就來到了舒家的小區門口。

蕭征看著小區里的別墅群在看江南別墅區五個大字苦笑了一下。

“這五年來舒家看來過得不錯??!”

蕭老爺子也點了點頭。

“是啊,舒家和我們家的差距越來越來大,五年前對于舒丫頭嫁到我們蕭家他們就有些不高興不愿意,誰知道你還整那一出,現在他們家比之前更好了?!?/p>

“蕭兒,一會不管舒家老爺子說什么你都得聽著畢竟錯在你,就算舒丫頭已經嫁人了,你也不能有半句怨言,今天就當做我們父子來為五年前的事情賠罪!”

蕭征點了點頭沒有半句怨言。

幾分鐘后,蕭老爺子和蕭征站在了一棟別墅面前,前院的門剛好是打開的。

蕭征猶豫了一下,隨即扯著嗓子直接喊了起來。

“舒兒,我回來了!”

別墅內一女子身子直接一顫,眼睛直接就紅了起來。

這時一個中年婦女走了出來。

“蕭征?”

蕭征嘴角一笑。

“伯母,我回來了,舒兒在嗎?”

中年婦女嘴角也笑了一下。

“快進來吧,舒兒在呢?!?/p>

一行人進了房間后,舒母臉上的笑容很是高興,時不時的看著蕭征。

“親家母,親家呢?我怎么沒看到???”蕭老爺子隨口問了一句。

“舒山啊一大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p>

舒母說完朝著樓梯口的位置喊了一句。

“舒涵,你快下來看看,誰來了!”

舒母的語氣很高興,蕭征也很高興,畢竟現在舒母對他們的態度并沒有蕭征想象中的惡劣。

“伯母舒涵還是一個人?”

舒母楞了一下點了點頭。

正說著樓梯口傳來了腳步聲,蕭征直接就站了起來。

一名女子從樓梯處走了下來。

純白色的體恤緊貼著身子,穿著緊身的牛仔褲,修長的大腿毫不客氣的將完美的身材完全的展露了出來。

鵝蛋臉,高鼻梁,一頭烏黑的長發隨意的披到肩膀上。

“媽,你喊我?!?/p>

舒涵的聲音很輕,很溫柔,很好聽。

“舒涵,好久不見!”

蕭征掙扎了很久,最終還是沒有喊出“舒兒”兩個字,畢竟已經五年沒見,沒有聯系了。

舒涵兩雙微紅的眼睛看著蕭征,看著眼前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

新婚之際,卻接一紙詔書!

雖說當時私下兩人定了一個七年之約,可自己卻守了五年活寡,五年前的那一天猶如昨日!

而五年前的事最終也成了舒家親朋好友們的茶余飯后。

  :最Ha新¤;章-%節上u‘酷|%匠:網=◎0p

如今蕭征回來了,舒涵盡然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開口,最終也是象征性的點了點頭,做到了沙發上。

蕭征心中一痛,五年的時間果然還是有了些許的隔閡,不過曾經愛的多么的深。

“舒丫頭,這次來我就直接說了吧,我想再次向你們家提親,在為你們補辦一次婚禮!”

蕭老爺子說完周圍直接就安靜,舒母的臉色有些僵硬,包括蕭征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的老爹能這么的直接。

而這時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了起來!

“蕭大山,你說辦就辦?五年前你兒子說走就走,一點也不顧及我們舒家的臉面!你們家當我們家舒涵是什么?路上的大白菜?還是說我舒家的丫頭嫁不出去?”

蕭征站了起來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一個中年男子帶著一個帥氣的年輕小伙子走了進來。

看到中年男子蕭征直接低下了頭。

“伯父,對不起?!?/p>

舒山冷哼一聲,直接做到了沙發上。

“你不要叫我伯父,你和我女兒沒有結婚!”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一句對不起就能彌補五年前對我們家,對我女兒的傷害?”

“親家啊,當時我家蕭兒也是接到詔書,也沒辦法??!”蕭老爺子有些無奈的說著。

舒山看向了蕭老爺子。

“你們蕭家辦事情辦的一直都很理直氣壯??!我今天就告訴你們,蕭征在想和我女兒辦婚禮結婚是不可能的!”

“一個不完整的婚禮,為何要讓我的女兒守寡五年!五年前我呦不過她,放低身段同意讓我女兒下嫁你們蕭家,可你們不懂珍惜,如今在想提親?就算我同意舒涵她同意嘛?”

舒山這話一說完房間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舒涵。

舒涵坐在沙發上,面漏緊張的神色,雙手不斷的用力摩擦著,糾結著。

舒山這時開口道。

“舒涵,你想說什么就說出來,好斷了蕭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幻想!”

舒涵聽到這話有些不樂意。

“爸,你怎么能這么說呢!”

舒涵說著咬了咬牙繼續道“我現在也不知道對你是什么樣的一種心情,你一走就是五年,五年間我沒有你的一點音訊,我還以為你死了呢!七年之約雖然說你只用了五年,可是你知不知道這五的時間里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p>

舒山聽到這話直接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蕭大山帶著你兒子快走吧,別在這自取其辱了!”

蕭老爺子看了一眼蕭征,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蕭征看著已經淚流滿面的舒涵,淡淡的道。

“舒兒相信我,這一次我定不負你!”

這句話蕭征說的是那么的平靜,平靜中卻帶些許的穩重,一種不容置疑的感覺!

舒涵身子一顫“舒兒”這兩個字是那么的熟悉。

“蕭家小子快滾!我實話告訴你,就算舒涵答應和你重新再一起,我也不會同意!我可不想重蹈覆轍!”

舒山說著看向了坐在自己旁邊的那個帥氣的小伙子。

“實話告訴你,這位就是我給舒涵找的新男朋友,齊家大少爺齊萱!”

舒山剛笑著介紹完,舒涵直接就開口了。

“爸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著你來操心!”

舒山冷哼一聲。

“這次的事情可由不得你!齊萱可是中境副統的兒子!你嫁給了他,那我們家可是能在主家中上升不少的地位!我的公司也能從危而安?!?/p>

“舒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話,我能叫你舒兒嗎?”

舒涵冷冷的回了一句。

“不能!”

齊萱嘴角上揚,非常自信的笑了一下。

“舒兒小姐別那么著急的否定我,我自問在整個中境,還沒人能讓我心動,你是第一個!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下周就能大婚?!?/p>

齊萱說完那不老實的手,就準備朝著舒涵的手抓過去,這時一只強有力的大手,直接就抓住了齊萱的手。

原本還笑呵呵的舒山,瞬間臉色就變了。

“蕭征,你算什么東西,趕快放開齊少爺的手!”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