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三株樹,日映九重天。

群山連亙,環繞起伏,諸峰環峙。

古老戰場,廝殺震天,天地浩蕩,血流成河,血霧遮天!

“嗷吼!”

有大禽展翅遮天蔽日,雙翅擊天,讓斗轉星移,虛空震動!

有兇獸橫立,宛如山岳,兇悍滔天!

有蛟龍盤踞,云海翻騰,橫斷山河!

有強者光芒萬丈,周身日月沉淪,腳踏大星!

無數難以想象的強者在廝殺,咆哮擊天,撕裂虛空大地,縱橫寰宇!

戰場之巔,陳狂身姿挺拔,臉龐輪廓剛毅,周身光芒如耀日升騰,令得整片天地虛空光芒熠熠,如是神邸橫空,俯視眾生!

遠空九道魔光渲染天地,九大魔尊環繞虛空。

“陳狂,任你風姿絕世,震古爍今,也擋不住我們九個,那些活了萬年數萬年的老家伙都不愿意出手,你又何必逞強!”

有聲音開口,魔氣滔天,震動寰宇!

“我為人族一員,犯我人族,殺無赦!”

陳狂聲如驚雷,烏黑雙眸深處如是有著閃電般的光芒穿梭,懾人心魂!

“這第六重天注定是我們的,你若退去,以后這第六重天,你為第十魔尊!”

魔音再起,震動寰宇!

“我連你們九個都不放在眼中,又豈會在乎第十魔尊之名,今天鎮殺爾等,正好助我入最后之境!”

手中大刀斜指天穹,陳狂滿頭黑發飛舞,通體彌漫神輝,氣息驚人而動,讓四周虛空充滿壓迫!

“好大的口氣,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九道魔光沖霄,九股可怕氣息爆發,頓時朝著陳狂撲殺而去。

"轟!"

陳狂背后如有神鳳擊天,大鵬展翅,青龍騰空,霸道古老的氣韻擴散,像是能夠激蕩宇宙洪荒,凝練天地玄黃。

這一戰,持續了九天九夜!

這一戰,殺血染青山,戰到天崩地裂!

這一片戰場血流成海,尸骨堆成山。

數日之后,有消息在第六重天傳開。

殺神以一敵九,鎮殺九大魔尊!

"殺神壯我人族,我人族當大興!"

第六重天歡動云霄,無數人顫目。

有老人激動而泣!

有少年振臂吶喊!

數日后。

靈峰之巔,陳狂靜靜而立,也宛若天地之間一尊難以想象的存在,霸道睥睨,如站在萬世之巔,俯覽九天十地!

身后九個絕美女子,一道道倩影如是古老畫卷中走出,或驚鴻翩翩,或英姿颯爽,或妖孽如廝,或風華無雙……

這九個女子,任何一個都能夠驚艷天下!

這九個女子,任何一個走出,都如是神女臨世!

"少爺,真的要回去嗎?"

一個女子上前,天生魅惑,對陳狂問道。

"鎮殺九魔,也無法讓我跨入最后一境,但也有所領悟,我心有牽掛,只有回去了卻心事,才能夠跨入最后一境。"

陳狂目光虛瞇,深邃雙瞳如是無盡深淵,自有著一種潛龍在淵的氣勢,喃喃輕語:"這么久了,也該回去一趟了。"

"少爺,若是無法踏足最后一境,就無法再回來了,而且你回去需要橫跨重天,修為會墜境,到時候遇上危險怎么辦?"

一個緊身戰衣女子走出,目如星輝,英姿颯爽,風華無雙。

"到時候踏足最后一境,就可以安然而回,修為墜境也只是暫時,自保之力還是足夠的。"

"現在回想起來,我當初來的那一重天,似乎蘊藏著不少的秘密,正好回去可以打探一二。"

陳狂回頭望著身后九女,道:"我回去之后,這邊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有女子抬眸,透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妖魅,身姿妖妖,道:"少爺,按照遠古記載,第六重天六百年,那邊六年,你現在回去怕是家人都不認識你了吧。"

"那邊,我應該正好十九了吧。"

陳狂嘴角逐漸突然掀起一抹冷冽的弧度,整個人如是一柄嗜血殺劍出鞘,透著讓人冰寒徹骨的寒意,道:"有些賬,也該回去清算了!"

這樣的氣息,讓九個絕美女子也為之心顫。

自家少爺縱橫當世,曾殺到血染青山,殺到天崩地裂,殺上世間最高峰,殺到世上無人敢在其面前稱尊!

如今少爺說那邊有些賬要清算,那以少爺的性格,注定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被少爺清算的對象,注定會后悔來到這個世上!

"嗤啦……"

一個布滿裂縫的玉墜握在了陳狂手中,秘紋縈繞,光芒大作,映照四周虛空扭曲,如是形成一個空間蟲洞。

很快,陳狂身影開始虛無,被空間蟲洞吞沒。

"恭送少爺!"

九個絕美女子行禮,恭送殺神歸去。

……………………

  最?新章R節上*v酷\匠VU網Jf0☆*

玄瀾府。

盛夏天氣,烈日炎炎,氣溫酷熱。

一個十八九歲年紀的青年站在城墻外,微微抬眸望著恢宏的城門,一襲破舊青衣,但遮掩不住挺拔的身姿。

"六百年光陰,幸好這一重天不過六年,娘,富貴,你們可還好,我還活著,回來找你們了。"

喃喃話音落下,陳狂臉龐神色飄忽,雙眸微閉,腦海中浮現出一幕幕畫面,六百年歲月也不曾消淡。

"陳狂,我都兩個月未曾見到你了呢,心里好想你。"

一個十三四歲少女含情脈脈,緊緊靠在一個年紀差不多的少年懷中。

少年感激少女對自己這個廢人不離不棄,懷中掏出了一個錦盒遞了過去,心中暗暗發誓,此生定當不負佳人。

"這是什么?"

少女打開錦盒,里面是一枚拇指大小的丹藥,秘紋閃爍,霞光撲鼻,澎湃的藥力彌漫。

"這是洗髓化龍丹,五星上品的丹藥,我娘說這是我爹當初給我準備的,不過我無法修煉,自然用不著了。"

"洗髓化龍丹!"

少女頓時起身,明眸大亮,雙手都是有些激動的哆嗦了起來。

五星上品的洗髓化龍丹,傳言能夠增強天資,開啟戰脈,這是傳言中才有的重寶!"

"你們李家真的有洗髓化龍丹,哈哈哈哈哈。"

少女欣喜若狂,洗髓化龍丹啊,有了它之后,自己突破化凡境開啟戰脈的機會已經十拿九穩。

瞧著欣喜若狂的未婚妻,少年也為之高興。

"陳狂,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告訴我爹,你送這么貴重的寶物給我,我爹一定會很高興的。"

少年坐在房間,心中滿是高興。

很快,有人進來了。

進來的卻不是少女,而是一群兇神惡煞的護衛,硬說少年偷了吳家的東西,頓時拳打腳踢。

少年怎么解釋也沒用,很快奄奄一息,血流泊泊。

少女和她父親進來了。

"世伯,雨晴,我沒有偷東西!"

少年掙扎著抬頭,努力的解釋著。

但此刻,少女絕麗臉龐上再無半分以往的情意綿綿,目光中帶著一種居高臨下冷漠清冽,道:"我王品戰道天資,你只不過是個廢物,這些年來,為了應付你這廢物,也這夠惡心我的了!"

這樣的話語落在少年耳中,如是無數鋼針扎進了心中。

原來,這一切都是假象。

"你大可以早告訴我,何必如此!"

少年努力的將頭抬的更高了幾分,雙瞳被血光染紅,憑添幾分懾人之色,又透著一種與生俱來的不屈和傲氣,死死的盯著少女。

目視著少年的神情,少女眉頭一挑,鳳目內冷冷一笑,道:"不要這種眼神看著我,洗髓化龍丹就當做是這些年我給你的一場美夢該收的報酬。"

"你這種廢物根本沒有資格配得上我,是你自己還做著白日夢不醒。"

"我和你有過婚約,便是你今生最引以為傲的光芒了。"

"自此以后,我們更加是天上地下,我將皓月般耀眼,你卻已經要死了!"

少女居高臨下淡漠瞥著奄奄一息的少年,對身旁護衛揮了揮手,道:"扔遠一點,讓他消失在這世上。"

回憶到此處,陳狂睜開了雙眸,深邃透亮的雙眸深處,一抹凜然之色掠出。

"吳雨晴,吳溟峰,若不是你們把我扔進懸崖,我也無法得此一番奇緣,如今我回來了,當年的賬,當百倍千倍清算!"

喃喃自語的聲音,卻帶著一種無匹凜然的寒意,讓得四周虛空的溫度,驟然如是掉進了冰窟般。

沒有人知道,當初被吳家扔進萬丈懸崖的少年,卻有著一番奇遇機緣,從此一路高歌崛起,縱橫第六重天。

殺神,這是陳狂在第六重天的外號。

第六重天,陳狂見過的一切,所經歷過的一切,超乎無數人的想象。

多少縱橫天地的古老世家,但凡與他為敵,都會被踏平!

多少屹立幾個時代不倒的大族,膽敢欺他,必被血洗!

如今,陳狂回來了。

當初的賬,定然要清算!

當初所受的屈辱,需要用鮮血來清洗,才不負殺神之名!

"賤民,快滾開,別擋我的道!"

驀地,就在陳狂略有失神之際,一道刺耳的嬌聲傳來。

"嗷!"

一匹白玉蛟馬發出獸吼聲,通體雪白,頭如蛟龍,前蹄朝著陳狂已經踏下。

"轟!"

陳狂目光一沉,自其體內一股霸道氣韻彌漫而出,雙眸深處,如是閃電掠動。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